聊聊纪录片”Social Dilemma"
2020-10-15 02:06:51
  • 0
  • 0
  • 0

来源:西西弗评论 

文/老C

1、

9月份,Netflix出了一部纪录片《Social Dilemma》,在美国乃至全球都引起了相当大的反响。

首先这个纪录片值得一看,在B站上应该可以找到资源。

片中有不少精辟的总结。比如:

为什么我们使用互联网,看社交媒体时是免费的。因为,在互联网世界上,我们,每一个人并不是付钱的人,相反,我们是被卖的那个产品。

谁是付钱的人呢?是付钱的广告商。在互联网世界,我们的浏览、时间和数据,就像一件产品一样,被平台卖给付费的广告商。

广告商,才是为互联网产品付费的顾客。而我们每个人,是被销售的产品。

当然,我们做为被卖的产品,是不需要付费的。

只有两个行业,把客户称之为用户,一个是毒品,一个是软件。

具体纪录片中的内容,我就不在赘述了,大家可以自己去看。这个片子的气氛是比较焦虑和悲观的,有评论说,这部纪录片是“年度最佳恐怖片”

2、

对于社交媒体的负面影响,我写过多篇文章:

《自媒体时代,如何把握自己,不被带节奏》

《社交网络与族群撕裂》

《我们正在面对一个更多“憎恨”的未来》

应该还有1-2篇404的文章。对社交媒体对人类社会和心理的负面影响,我深有体会。

但Netflix这个纪录片把现在的种种社会问题,都让社交媒体背锅,也并不恰当。人类做为一个物种本身,有着种种基因决定的弱点,而西方社会的各种问题,也不是社交媒体诞生后才出现的。

正如这次Covid-19疫情,美国精英把美国抗疫失败的责任都推给特朗普,好像换了民主党总统,抗疫就能顺利了?其实不然,换了民主党总统,也不会有本质区别,顶多百分制的30分变成40分。

真正需要美国社会反思和检讨的,是美国社会和政治制度的一些根本问题,而不仅仅是特朗普一个总统。如果美国社会以为换了总统一切问题就都解决了,问题只会更加积重难返。

3、

西方经济学中最基本的前提假设是理性人假设。认为每个人都是利己的,理性的。

然而,真实的人和人群,都是感性、冲动、多变、易受影响的。

萨缪尔·E·芬纳《统治史》把国家政治的驱动力分为四种:宫廷、教会、贵族和广场。

其中,广场就是指大众政治,也就是民主。

民主的起源就是雅典的市民广场。有关键问题需要决策时,城邦的公民在广场上聚在一起,唇枪舌剑,吵的不可开交。

在有不同意见时,如何决策?投票就是其中一个不错的解决方案。说服民众支持自己,就是政治家必备的素质。这种说服能力,比如嗓门大、气场强、有感染力,都是优秀的广场政治下政治家必备的素质。

在希腊和罗马的历史上,靠一场煽情的演讲而绝处逢生,彻底翻盘的政治家并不少见。

文学作品中的凯撒遇刺,就是这样一幕场景。

公元前44年,凯撒遇刺,倒在元老院的大理石台阶之下。

莎士比亚说:昨天,凯撒的一句话可以改变整个世界,今天,他躺着那里,没有一个卑贱的人向他致敬。

刺杀凯撒的布鲁图在广场上演讲:“我爱凯撒,可是我更爱罗马。你们宁愿让凯撒活在世上,大家作奴隶而死呢,还是让凯撒死去,大家作自由人而生?做为罗马人,他们宁愿无数次选择面对死亡,也不会选择自甘成为奴隶。”

人民欢呼:“布鲁图拯救了国家,凯撒是一个暴君,罗马不需要国王。” 凯撒从英雄变成了罪人。

马可安东尼上台了,他宣读了凯撒的遗嘱,把财产分给每一个罗马人。他的演讲铿锵有力,他回顾了凯撒征战的历史,讲述了凯撒给罗马带来的辉煌,讲述了凯撒的慷慨大度。

罗马市民被感染了,他们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安东尼拿起来凯撒的长袍,让民众们看长袍上的鲜血和23个破口。他树立起了凯撒的蜡像,让民众看真人般的23个伤口。

“复仇,我们要复仇。”“杀掉背叛者!”

被安东尼演讲煽动的人群们,呼号吼叫,他们焚烧元老们的府邸,找寻布鲁图和卡西乌的踪影,把反对凯撒的人撕成碎片。

安东尼转身离去,面无表情。

对于这段历史,从莎士比亚的《凯撒》这部戏剧,到无数部电影电视文学作品,都描述了安东尼奇迹般的翻盘。大家有时间可以看看1953年马龙白兰度的那部《凯撒大帝》电影。

虽然,文学作品有相当程度的夸张。但在希腊和罗马历史上,靠演讲感染说服忽悠民众,始终是政治家的最核心竞争力。

在广场政治中,人民的情绪是多变而不稳定的。他们可能在很短时间,从一个极端转向另一个极端。

民粹主义政治家们,都是在广场政治中操纵民意的高手。希特勒就是演讲的绝顶高手,听希特勒的演讲,德国人如同陶醉在贝多芬的音乐里,享受着幻想中的美好,为这热血沸腾不惜一切。

希腊罗马时代,政治家的讲演和忽悠,只能局限在一个城邦的广场。而技术的进步,使他们的声音可以被更多的人听到。

在美国的上一次民粹主义高潮中,新兴的技术革新,无线广播,就起到了今天社交媒体的作用。无论是左派民粹休伊朗,还是右派民粹库格林神父,都充分利用了新兴的媒体,无线广播,同时,也运用邮寄方式越过传统的有敌意的媒体来传播自己的理念。休伊朗在美国建立了在全国各地创立了27000个“分享财富”俱乐部,俱乐部拥有750万人的会员。库格林的电台据说拥有3000万听众。

关于美国的民粹,可以参见《系列四:美国的“民粹主义”》

最终,上一次美国的民粹主义高潮,被精英阶层压制。

1935年,休伊朗被暗杀,分享财富运动无疾而终。

美国政府宣布言论自由的第一修正案不适用于广播电台,强行关闭了库格林神父的广播电台,并以革除其宗教头衔为威胁,逼迫库格林神父放弃对公众发言。

如果出现了一种新的媒体形式,无论是电台、电视还是脸书推特。只要这种媒体可以让政治家越过传统媒体,直接与民众沟通,就一定会有民粹主义政治家利用这个形式来获取选票。

美国和西方选举政治目前碰到的问题,并不是社交媒体导致的。社交媒体只是让这种问题暴露的更加充分。把社交媒体当成罪魁祸首,未免有点天真了。

4、

《Social Dilemma》中的另一个主题是青少年对社交媒体的沉迷。人们无法离开手机。

其实,这个事情也没啥特别的,也不仅仅是移动互联网时代才有的。每一个新媒体的诞生,都有对青少年沉迷的担忧。

那个时代的广播电台,电视,就像今天的社交媒体。那时家长担心孩子沉迷于电视,今天家长担心孩子沉迷于手机。

社交媒体会给用户推送喜欢的内容,让用户沉迷。其实所有的娱乐不都是这样吗?我读书的时候,武侠小说同样是让人沉迷。其后,PC互联网时代,又有所谓的“网瘾”,以及对电击治疗网瘾的杨永信。

每一代人都有年轻时沉迷的东西,都有所谓的“精神毒品”。对每个个体来说,确实需要家长的监督与控制。但对整体一代人来说不需要过份担忧。

家长总会觉得自己的下一代是“垮掉的一代”。三十多年前,那时的成年人觉得八零后的“小皇帝”、“小公主”会是“垮掉的一代”。今天,轮到八零后的父母担心他们的孩子。

有些人认为,社交媒体不一样。烟草和海洛因都有成瘾性,却完全不同。

我的看法是,和过去的那些同样让人成瘾的娱乐相比,社交媒体没什么本质区别。我当年对武侠小说的沉迷,比现在的年轻人对抖音的沉迷更甚一筹。

5、

任何新生事物,都有正面和负面的因素。

汽车取代了马车时,人们担心汽车跑的太快,容易撞死人,于是有些人就要求限制汽车的时速不能超过马车。

但新生事物的浪潮,是无法阻挡的。为了减少新生事物中的负面因素,人类会设计种种方法,调整自己的行为,来适应新生事物,而不是反过来消灭新生事物。

比如汽车跑得快会撞死人。于是就有了交通规则,就有了驾驶执照,有了全封闭的不让人走的高速公路。

这些规则,在刚刚诞生时,也许是不可思议的。但现在大家都习惯成自然了。比如有驾驶执照的人才能开车。

不论人们怎么担心社交媒体的影响,最终的结果是,社交媒体会继续存在,人们会继续沉迷。就算封掉所有社交媒体,该沉迷的人还会沉迷于其他东西。

算法也会继续给每个人推送他们喜欢的内容。可能有一些不疼不痒的监管,但监管阻止不了手机和手机上社交媒体占据每个人的越来越多的关注和时间,也无法阻止算法推荐被越来越多的应用到各种地方。

技术进步的结果会是什么?不是技术适应社会,而是社会适应技术。我们真正需要思考的是,政治制度,社会制度,应该如何改变以适应移动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的出现。

人类社会应对汽车跑得太快的办法不是让汽车慢点跑,而是制定交通规则,发驾驶执照,保证每个开车的人有驾驶的能力。

关于技术变革对中美这两个不同社会的影响。可以参考下文

《中美两种社会制度,谁会在未来20年的技术革新中受益更大?》

6、

最后,再聊聊我自己的一个技术进步对社会变革的预言:

AI自动驾驶技术发展成熟的终极是什么?

我的预言是:人工驾驶最终将成为非法,所有的汽车全部都必须自动驾驶。未来,我们希望自己开车,就只能去赛车场这种特定的地方。所有的开放道路,最终会禁止人工驾驶。

如果大家有兴趣,我下一篇文章再聊聊这种这个预言的逻辑吧。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