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作为一种情感劳动:中国快手App中的“微名人”
2020-07-25 09:59:41
  • 0
  • 0
  • 0

原创 新传研读社

写在前面:

本期为你推送的是一篇刚刚在Mobile Media & Communication发表的论文。这份研究聚焦了中国快手红人如何作为微名人进行情感劳动,这些劳动又如何吸引观众付费,以及快手主播为何难以走入主流。在本期推送中,我们为你摘译了这篇论文的部分观点,希望对你理解直播提供一些启发。

如今,智能手机应用快手已经拥有4亿多注册用户,市值约20亿美元。快手首次发布于2011年年3月,最后是一款用户制作和发布GIF图片的应用程序,后来发展成了一个短视频平台。

有研究者认为,快手视频提供的娱乐侧面体现了这一App订阅者社会经济地位的边缘化。既有研究将快手用户描述为年轻(74.9%在25岁以下)、教育程度低(87.6%没有上过大学)、从事低端工作或没有工作(42.6%为学生,另有10.9%以上为无业或体力劳动者)、贫困(约70%的人月收入不到455美元)、生活在中国较贫困的地区(41.8%居住在三线及以下城市)的人。换句话说,流行话语很容易把他们想象成低素质的农民或农民工。

批评者(可能来自受过更好教育的阶层)指责快手兜售低级、可憎的内容。不过,这种娱乐形式显然在它的4亿多用户中引起了强烈共鸣。在这篇文章中,我们想要知道:是什么促使微名人在快手上进行表演?这些表演如何吸引观众?

 01.
作为微名人的快手用户

媒体和名人是紧密相连的。从历史上看,广播媒体对名人形象的传播起到了重要作用。作为当代名人文化的一部分,Facebook、Twitter等技术和自拍缩小了名人和粉丝之间的差距。事实上,它们凸显了注意力经济这样一种市场营销的观点。粉丝们与偶像之间面对面的友谊充其量只是虚幻的,不过,粉丝们仍然会对媒体人物做出反应,就好像这些名人是个人熟人一样。社交媒体通过将准社交关系转化为看起来更真实的社交关系,进而放大了这些情感联系。

社交媒体的出现使得微名人(微名人)的崛起成为可能。这里,微名人是指一种新的在线表演形式,它涉及到人们通过使用诸如视频、博客和社交网站来增加自己的知名度。微名人因为自身的非演员性质,以及没有明显的操纵,因而看起来比拥有完美发型、完美朋友和完美生活的电视名人更“真实”。

微名人的受众可能很少,但通过操控社交媒体技术来聚集粉丝,即使是小众表演者也能获得类似于普通超级明星表演者和运动员的名人主观感受。然而,由于无法接触到传统娱乐业的造星机制,微名人更多依靠自我品牌策略来提升知名度。在广播时代,名人是一个人的身份;在互联网时代,网红是人们的行为。因此,任何拥有移动设备和数据计划的人都可以获得微名人身份。社交媒体只是进一步加强了这种“大众化转向”。

近十年来,网红经历了一些概念上的变化。它从一个不太专业、不那么商业化的个人,转变为一种完全专业化的团队操作。它虽然展现的就像是一名个人博客作者一样,但实际上却很可能是由多名媒体工作者共同制作的,这反映了新自由主义追求最大利润的特征。

阿比丁研究了所谓的"微微名人"(微-微名人)。这项工作突出了影响者困境的存在。一方面,微名人希望展示真实自我,以积累追随者;另一方面,微名人又需要利用由此产生的人气赚钱,这又需要他们不能太保持真实的自我。这种困境对传统名人的影响较小,因为他们的名声是建立在魅力之上的。

02.
微名人如何盈利?

微名人如何盈利?如果仅仅是上传短视频的话,他们可以在视频中植入广告。他们还可以把自己的账号出售。我们其中一位被访者就是这么做的,价格是150元一个账号。不过这种方法并不能赚到太多钱,因为每个账号都要绑定一个新的手机号码。

与上述间接方式相比,直播无疑是最直接,同时也是最大的营收来源。如果一位粉丝喜欢一个主播,他可以给她发送数字礼物(打赏),这些都是通过真金白银购买来的。这些虚拟礼物的价格在不同的应用程序之间有所不同。例如,快手以10个币1元的价格出售快币,但其竞争对手YY这些都是通过真金白银购买来的1这些虚拟礼物的价格在不同的应用程序之间有所不同Y例如,快手以。数字礼物的价值也因应用而异。考虑到用户的可支配收入较低,快手允许粉丝发送价值2888快币(288.8元)的"箭"作为最大的礼物。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YY最贵的礼物是价值1314快币。主播与快手对半分成,而YY则获得了高达70%的的分成。

快手的赚钱潜力让我们对当代中国的劳动本质有了几点观察。

首先,中国的主要经济仍然植根于农业和工业生产的物质劳动,快手却转向了非物质劳动,或生产非物质产品的劳动,如服务、文化产品、知识或通信。具体地说,主播付出了情感劳动,或“生产、操纵情感”的劳动,以保留粉丝对她们的青睐。另一种解释这种劳动的理论是"情感劳动",它需要个体通过诱发或抑制自己的情感,以维持TA在他人面前展现的恰当面容。情感劳动通过进一步模糊有酬和无酬工作之间的界限,将资本积累过程与自决实践(自决实践)结合起来。

 

其次,快手例示了社会工厂的概念。这个概念强调工厂、办公室其他传统的价值生产空间不再作为价值提取的主要场所。技术发展有效地将价值生产扩散到更大的社会范围内。考虑到手机提供的移动性和可接触性,主播与观众之间的交流无论何时何地都可能发生。作为福特主义生产体系的延伸,社会工厂仍然依赖于女性无报酬的生殖和情感工作,这些工作再生和维持占主导地位的男性。例如,日本的女性网络偶像们被期望努力表现得可爱一些,以安抚她们职业上不稳定的男性粉丝的焦虑。但大多数这种情感工作不会带来任何重大的金钱报酬。

03.
主播能走入主流吗?

无论快手网红赚多少钱,他们的收入与范冰冰、赵薇、和其他主流明星相比都会相形见绌。那么,快手名人能走入主流吗?当我们向被访者提出这个问题时,他们总是提到MC天佑。MC天佑之前做过网吧收银员,兜售过烤肉串和二手车,开过酒廊。通过他独特的喊麦风格的演唱,他在快手和YY上崭露头角,并为自己赢得了2015年YY"最佳男主播"的称号。自那以后,他发布了几首歌曲,出演了几部主流电影(如2016年的《知名潜能》)。同年,他在湖南卫视的跨年晚会上演唱,并主持了中国互联网巨头腾讯公司制作的多档综艺电视节目。2017年5月,直播APP火山挖走了他,金额未披露。这种在多个平台上的存在使MC天佑成为一种"应用名人"(applied celebrity)。

尽管MC天佑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取得了惊人的成功,我们要提醒的是,名人塑造过程的高度选择性决定了他实际上是个例外,而不是常态。尽管在毛年代,人们为消除社会等级制度作出了巨大努力,但直到今天,中国仍然是一个被所谓的"关系"严重束缚的社会,这种"关系"是基于阶级和地域的严格区分,因此,它可能会严重阻碍人们向上进行社会阶层跃迁的尝试。个人财富有助于向上的推动力,但个人能否保持提升取决于他们的社会和文化资本的存量。在这里,快手名人发现自己特别弱势。因为他们的农村和受教育程度较低的背景产生了有深刻缺陷的社会身份。如果他们要复制MC天佑的成功,他们必须更加努力地摆脱这种耻辱。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