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说想睡男人有错吗?余秀华引发热议
2020-10-16 11:58:16
  • 0
  • 0
  • 0

来源:河马电影    原创 河马哥

余秀华。

她在人们心中的标签是,一个脑瘫农妇,残疾,拥有爆棚的情欲。

2015年1月,她因为一首诗走红,诗的名字是《我要穿越大半个中国来睡你》。

长途跋涉,只为一睡,并且能把情欲和中国联系在一块,着实新鲜,当时造成了不小的轰动。

余秀华火了。

近期她又因为一件事儿火上了热搜。

余秀华

这次上热搜,是因为跟键盘侠正面刚的事件,她被获封键盘侠克星称号。

起因是她在自家微博上发表了对于歌手李健的示爱宣言,唱《风吹麦浪》的李健。

她以李健作为倾诉对象,吟了一首现代诗。

很快就有网络道德卫士坐不住了。

“不要打扰别人的生活”等等言论纷至沓来,于是余秀华霸气回怼,甚至不惜口吐芬芳。

“打扰就打扰,你又不是他老婆,自作多情!”

这些道德卫士还是这次键盘侠中最简单的。

最夸张的是,有些博主甚至在粉丝群里,定性余秀华是老妖婆,发布想要跟余秀华展开长久骂战的信息。

而目的只是为了给自己的微博引流。

不得不说,实在是很恶臭了。

不过,余秀华对待这些键盘侠,功力也不是盖的。

最后,一一回怼,让人不敢再跟她杠了。

事实上,余秀华曾经多次遭受到网上键盘侠的攻击。

有人奚落“没人睡你,可悲”,有人说她是“死残废”,最后都被她怼了回去。

在现在这个网络时代,对待恶意,大部分人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忍气吞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完事。

余秀华的作风可谓是痛快解气。

凭什么要忍着?

更何况是这种最毫无意义也伤人最深的,外貌上的攻击。

余秀华的做法就是,对待那些伤害自己的人,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更有些人在她的评论区说:“你是什么货色,也好意思说自己是诗人。”

事实上,这个还真在余秀华的射程范围之内了。

她曾写下一个个充满情意的诗句。

“在月光里静默的麦子,它们之间轻微的摩擦,就是人间万物在相爱了。”

“其实睡你和被你睡是差不多的,无非是两具肉体碰撞的力,无非是这力催开的花朵。”

“我身体里的火车,油漆已经斑驳。”

以及用优雅的诗性文学“开车”。

“它不慌不忙允许醉酒乞丐卖艺的或什么领袖上上下下。”

还有这样的句子。

“如果给你寄一本书,我不会寄给你诗歌。

我要给你一本关于植物,关于庄稼的。

告诉你稻子和稗子的区别,

告诉你一棵稗子提心吊胆的春天”

有些人认为她的创作和肉体是分割的,是分裂的,是完全不搭尬的。

她的诗优美,流畅,令人舒服。

但是她的身体却看上去备受摧残。

在纪录片《摇摇晃晃的人间》,展现了她因为身体残疾所造成的不便,以及她有些悲剧的婚姻。

她出生在湖北名叫横店的小村里,因为走路踉踉跄跄,生活的范围不出村庄。

目力所及的地方就是,家乡的麦田,树和田里生长的野草,以及家中养的兔和鸡。

她19岁那年,她的母亲给她招了一个上门女婿,举行了包办婚姻。

她根本就没有同意,但是由不得她,当时她19岁,丈夫大他12岁,31岁,是个健全人。

婚姻关系破碎,婚后的余秀华没有体会到幸福。

她在田野中踉踉跄跄的走路,她的丈夫却不肯扶她一把,反而还趁着摔倒的时候嘲笑她。

余秀华的唯一爱好就是写诗看诗,丈夫看到她写诗就烦,一遍遍发出牢骚。

丈夫曾对她说,“我喜欢看跳舞的女人,她们活泼,我喜欢她们叫床的声音。”

言辞之中完全抹杀了余秀华,一个残疾人的自尊。

他们没有共同爱好,没有深层次的喜欢,所以当余秀华有能力离婚的时候,提出了离婚。

但是丈夫死活不跟她离,还以变态的方式拒绝沟通。

说余秀华是见钱眼开,“如果自己有100万,铁定不会离开自己。”

甚至跟邻里讨论,“她(余)在同房的时候像条死鱼一样。”

没有一点同情,也没有一点悲悯,也没有一点夫妻之谊。

最后余秀华给了丈夫15万,完成了离婚大业,顺利取回了离婚的红本本。

余秀华一直以悲剧去形容这场婚姻。

直到她顺利离婚之后,那种快乐也没有持续多久。

因为她觉得即便分开了,过往的经历也深深地刻在心上。

离婚后,她的母亲并不为她感到幸福,反而埋怨她心硬。

母亲的理由很简单,对方是一个健全人,不嫌弃你,就已经是万幸了。

余秀华从小就没有被当成一个独立,自主,有生命力的个体。

她追求自由,从传统的失败婚姻中解放出来,一路上历经坎坷。

丈夫的赖皮,母亲的埋怨。

她的半生,真的是坎坷的半生。

她也是一个人,有脆弱的情感,不敢把爱全放在一个人身上太久。

她也有自己独特的想法。

不拽女性解放的大词,在演讲中希望用小事一步步实现目标。

“我并不是为了追求女性的解放,我只是为了追求我个人的解放。一个人能够解放自己,就等于说解救了一批人,因为人们从你身上看到的榜样是对他的一种鼓励。”

在她身上,有命运的苍凉感,一个残疾的女人,一个出身在乡村中的女人,一个接受着传统家庭桎梏的女人。

一步步地走向自由。

她在无数白昼和暗夜之中,生活和命运的对抗之中的思想沉淀,写诗,写作品。

这样的人让人佩服。

在联想起她怼键盘侠的事,别人对她的污言秽语。

你为啥要在网上表达对别人的喜欢?你安安静静地写诗不好吗?你怎么这么丑还发自拍?

她用不落俗套的语言,一遍又一遍的对抗,这些污言秽语的背后,人们对她的道德绑架。

你看,你应该这样活。哎,你看,你应该这样做。

她用妙语连珠表达了一个最简单也最直白的道理。

别人怎么活,“不关你事。”

这的背后,有个我们一直都在渴求但是却不得的东西。

言论自由。

现在很多人在网上发表观点之前,都要加一句,不喜勿喷,如果你觉得我错,那么就是你对。

还有人在想要评价一个明星的时候,为了不惹恼他的粉丝,故意用麻烦的语汇,生怕被粉丝追杀。

这世界是张密不透风的网。

在想要干涉别人的生活之前,先想想,“关我屁事”。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