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摔杯”,融创接盘,“疯子”孙宏斌的地产江湖
2019-11-21 10:32:05
  • 0
  • 0
  • 0

利汇优品-头条号 

那天王健林和孙宏斌搞了个世纪交易。发布会前,有人听到贵宾室里传来摔杯子的声音,富力的名字也从海报上撤了下来,媒体猜老王因富力坐地压价,气得摔杯子。

事实是签约前一天,富力老板张力依旧摇摆不定,他不知道老王为何要把万达资产割肉卖掉,对于是否要买万达的酒店迟迟下不了决心。

晚上,王健林告诉孙宏斌,张力又放他鸽子了。孙表示融创全要。

第二天签约现场,富力老板张力出现了,说要买。下午四点,签约时间到了,王健林再次通知孙宏斌,张力又不买了。

孙、王二人在会议室确定最终合同的时候,富力的李思廉推门而入。老王没什么好脸色,问他来干嘛。李思廉说来签约啊。

老王说不是不买了吗?李思廉说:我堵车了。

孙宏斌赶紧说,卖吧,我都行。

王健林又把万达法务高管叫来重新弄合同。这个跟随老王南征北战的法务高管可能觉得太屈辱了,顶了一句:我不弄。

老王说,你不弄,谁是老板?那位高管说,谁是老板也不弄了。

老王怒了:你反了天了,你不知道谁是老板。

那位高管也生气了,他走到另一个屋子,把杯子摔了。

但是,这些小插曲都不足以抵挡大佬们在媒体面前举杯同庆。

很多世纪交易,很多模范婚姻,都在鸡飞狗跳的摔杯声中,走向高潮。

李国庆曾经拿买菜跟买枪来比喻婚姻,但是因为爱情,不是在买枪的路上遇到了他爱吃的菜,就是买了菜却忘记了买枪。

钱真是个好东西,因为它能以最快速度让我们看清陪伴在自己身边的是人还是鬼。

李国庆和俞渝之前,商界还有一对儿大家都看好的SOHO CP:潘石屹和张欣。

天水农村出来的中年男人老潘当时离过两次婚,没出过国,一句英语都不会说,头也有点秃。

张欣是华尔街精英——高盛年轻分析师,拉着行李箱满天飞,觉得国内的东西都很土。

李国庆和俞渝是闪婚,老潘的效率比李国庆还高。认识张欣的第四天,老潘就向张求婚了。

1994年,张欣成了潘的妻子之后的第二年,老潘和冯仑闹掰,拿着从万通分家的一百万,和张欣一起开了夫妻店。公司做起来后,却被华尔街回来的老婆一步步夺走了控制权,只给他留下了一小块蛋糕,美其名曰“新业务”。

前些日子,“新业务”SOHO3Q也被卖掉了。56岁的潘石屹终于转型成功,从地产商人变为职业艺术家,玩玩摄影,搞搞雕刻。说不定还能在微博开始自己职业的第二春:开个直播吆喝几声,一声比一声清脆,呼朋引伴来买家乡的苹果。

当年潘石屹出演《我儿是朵奇葩》时,曾对自己的表演直言不讳:比盖楼容易。主演宋丹丹顺势夸他:你是盖楼的人里最会演戏的,演戏里最会盖楼的。

那年李亚鹏刚踏入地产圈,要是早那么几年,宋丹丹也不好意思这么夸了。李亚鹏兜兜转转四处拿地搞文化地产项目,最后不仅官司缠身、负债累累,还跟王菲闹掰了。

只不过,有一说一,李亚鹏演技倒是轻松吊打潘石屹。

任志强对潘石屹的评价或许最为中肯:潘石屹,天生的二道贩子。

2005年那会,潘石屹跟各路媒体打得火热,从童年、创业史到热门话题、价值观无所不唠。一路走来,写博客、发微博、出书、演戏、做主持、上综艺、办摄影展,潘石屹一直不肯远离群众。即便SOHO中国业绩下滑,潘石屹表现得也跟小燕子似的,以至于很多人已经忘记了他地产商的身份。

底层男人想成为富豪,实在是太难了。要么当于连,就像新闻里的那谁和那谁一样,要么找个精明的悍妇帮你赚钱。

当年老潘也表演过金蝉脱壳。SOHO中国上市前,老潘将名下全部股份以馈赠方式转让给美籍妻子张欣。但老潘好歹不欠债,甚至当过好地主。

2008年某一天,潘石屹坐在自家300多平的复式大house里重读完《平凡的世界》,顿生一番新感悟。随后,罗列出一张名字清单,跟投名状似的,只不过上面都是些欠他钱的人。

32个,不过不少,欠款从3万到750万不等。紧接着,他拿笔将名字逐一划掉,点了根蜡烛一把火烧了,功名利过一笔勾销。

反观李亚鹏作为演员的后半生,不是被合作方骗就是被人家一脚踢开,演员还是那个演员,潘石屹也还是那个商人。2014年,潘石屹跑路的声音不绝于耳,不过大家应该是多虑了。

毕竟,想逃又能往哪里逃?家乡的花牛苹果还在召唤着他呢。

如果富贵注定要从险中求,或是暴富之后变得如此难堪,那还是别当富豪的好。老老实实攒下几个小目标,过过平凡的小日子不香吗?

马尔克斯在《百年孤独》写过那句话:生命中曾拥有过的所有灿烂,终究都需要用寂寞来偿还。

今年6月,北野武为了比自己小18岁的情人,与结婚40年的发妻离婚。这种事儿,他的老母亲是早就看透了的,生前强势将北野武要跟妻子离婚的想法压下来:老大不小了还真以为自己能够重新遇到爱情呢?

果不其然,等到人一走,北野武便彻底开始放飞自我。他将自己名下近13亿元人民币的财产全部转给前妻,自己只留下一套房子。

离婚后,北野武开心地对媒体说:这下终于痛快了!

4个月后,他就被情人抛弃了。在采访中说道:早知道这么难,不如和前妻在一起。

此时最幸福的可能就是他的前妻了,有钱、单身、没老头。

1999年,北野武的母亲佐纪已经95岁,因为骨质疏松入院。她让北野武去医院看她,嘱咐他给医生护士买些购物券做人情,再给她带30万的零用钱。

北野武进了医院,佐纪向他吐槽医院的老人,说他们又老又蠢。北野武准备离开时,佐纪的眼眶突然湿润,握住他的手喊他的小名。北野武安慰她说还会再来,佐纪又强硬起来,说:“葬礼在长野举行,你只要来烧香就好。”

姐姐送北野武离开医院,说母亲只是故作严肃,其实高兴地掉眼泪。临别,姐姐给了北野武一个脏脏的小袋子,算是母亲的纪念遗物。

北野武买了一罐啤酒,跳上火车。他打开袋子,里面装着用他名字开的储蓄存折:

1976 年4 月× 日 300,000

1976 年7 月× 日 200,000

……

最新的日期是一个月前。从北野武要的钱佐纪全都存着,存款接近一千万日元。

他想起哥哥说的话:“妈一直很担心你,说艺人也不知道哪天会走下坡。那小子蠢,赚的钱都会花个精光。”

1999年8月,佐纪去世。

葬礼上,北野武编了很久笑话。他想着母亲火葬时,可以说上一句:“帮我烤成三分熟,谢谢。”但最终他一句笑话也没讲出来,只是在讨厌的媒体面前放声大哭。

想来,如今失恋的北野武老先生,其实可以到北京散散心。北京有条路叫“幸福大街”,全长1312米,走得慢一点,二十分钟也到头了。

或许,这就是幸福的长度。

北野武一生跟母亲“斗智斗勇”,最后发现自己在母亲眼中一直都是个孩子。母亲从生前到死别,北野武一直没能赢过母亲。葬礼那天,丧心病狂地哭那是动了真情,后来净身出户跟小情人准备厮守终生的事情,如今看来只不过是风轻云淡般的笑话。

这世上,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在认清婚姻的真相之后依然结婚。

过去一年,“分手”一词让微博服务器崩溃了几次。

范冰冰和李晨,宋仲基和宋慧乔,文章和马伊琍,李小璐跟贾乃亮,从商业圈到娱乐圈,一片哀嚎。段子手们真诚地提醒他们:急急如意令,快快忘掉昨日的山盟海誓。

好在,林志玲好像很幸福。

2016年,常驻硅谷的精神病学家MichaelFreeman进行了一项针对于探究精神病与企业家精神之间的关系的学习。

数年的研究发现企业家身上一个有趣的现象:例如创造力、性格外向、开放、爱冒险等等,恰好与ADHU(多动症)患者、双相情感障碍患者、抑郁症患者、药物滥用患者身上的特征有共通之处。

Freeman的另一项研究发现,近乎一半的创始人或CEO,在人生的某一段时期,经历过某种程度上的精神问题。

这世间有两种人最容易成功,一种是天才,一种是疯子。

孙宏斌,两者兼具。

从农村考入清华,25岁加入联想,2年便成为令柳传志坐立不安的“大佬”。

1998年年底,牛根生向伊利董事会提出了辞职。至于辞职的理由,牛根生多年以后解释:“水大了,就要漫过桥!”

“我功高盖主啊!”

牛根生一句话解释了蒙牛跟伊利的尘封。那时候,伊利的老大还是郑俊怀。后来不知为什么在监狱呆了一段时间,出来后再次操持起老本行,刚有点起色结果又被抓了回去。

大哥,是用来杀得?

孙宏斌跟牛根生当年的风光相差无两,在联想,孙宏斌为兄弟们两肋插刀,收割了一波儿人心。

据说,老大柳传志来会议室开会,一屋子人腾的站起来,齐齐转头望着孙宏斌,非得这家伙轻轻转动手中的钢笔,微微一笑,点了头,众人才会一起坐下。

柳传志如鲠在喉,后来终于忍不住跟孙宏斌摊牌:要钱给钱,要公司给公司,让他单干。

但是,27岁的孙宏斌当时年轻气盛啊,摆了摆手拒绝了:“不必了,柳总!”态度斩钉截铁。

柳传志从此开始变得更加惴惴不安,孙宏斌就好似头顶悬着一把无形的达尔摩斯之剑,随时都可能当头劈下。

结果大家都知道了,孙宏斌因挪用公款锒铛入狱。

当时,他的下属百般营救,要不是他拦着劫狱的心思都有了!幸好,孙宏斌劝服了他们,兄弟们为自己再出了点差池就太不值当了。在监狱里的日子他也没闲着,将里面的牛鬼蛇神们收拾得服服帖帖,大家就差当场磕头认大哥了。

出狱后,孙宏斌对狱中岁月轻描淡写。后来孙宏斌的媳妇儿忍不住了,问他有什么打算。孙宏斌默然,只是低着头吞云吐雾,一根接一根。

媳妇儿哭了说:“你忘了当初受得苦了吗?”

孙宏斌轻声说道:“我得把这件事化解。”

他主动找到柳传志,诚恳道:“柳总,当年的我太嫩了,事情做得太绝,这事儿谁也不怨,只怨我自己。”

柳传志问:“商海沉浮几十载,人们搏命往上爬,有的人求名,有的人求利,而你,求的是什么呢?”

孙宏斌:“兄弟。”

柳传志继续问:“兄弟与我只能选一个,或者兄弟与联想帝国只能选一个,你选什么?”

“兄弟。”孙宏斌的语气和语速没有一丝变化。

柳传志终究是打心眼里中意这年轻人的,亲手将牢饭端给了他,他的心里也不是滋味儿。临走,拿出50万资金赠予孙宏斌。

孙宏斌说:“今后,无论沉浮,我不会涉足IT界。”两人重逢一笑泯恩仇,但是,柳传志不知道的是,孙宏斌当年跟疯子一样四处拿地就是为了有一天能够超过联想。

地产界的老大,似乎已经无关痛痒。

孙宏斌怀揣着50万从北京来到天津,创立房地产销售代理公司,名字叫顺驰。后来,狠人孙宏斌的顺驰一路从天津到大杀四方。

孙宏斌的第一个目标盯上了王石,生死看淡,不服就干!从此人称中神通的王石成为孙宏斌的死磕对象。

2003年9月,石家庄009号地块拍卖,当时河北的龙头老大开发商卓达集团老总亲自坐镇,信心满满的报价4.25亿。最后,一个顺驰的小马仔抛出5.97亿的惊天手笔,过江龙悍然击溃地头蛇。

这一年间,顺驰耗资百亿,狂扫千万平米土地,成为地产界的“大黑马”。哪里有地,哪里就有孙宏斌的身影,地产商一看到孙宏斌来了,头就大了,恨不得跳脚骂娘。

很快,孙宏斌跟王石相遇了。2004年1月,苏州工业园地块拍卖,这本是王石的最爱,规划已经做了一年多,最后却被顺驰以27.2亿横刀夺爱。

事后,远在南极探险的王石给孙宏斌打电话,商量能不能合作开发。结果,被老孙一口回绝。

可惜,顺驰由于步子迈得太大还是扯到蛋了。资金链断裂,在宏观调控下没能撑过去。

2007年1月,顺驰被以12.8亿元的白菜价卖给路劲基建。可恶的搅局者倒下后成为同行们口中喜闻乐见的笑柄,大家也因此松了一口气。

签约仪式上,孙宏斌没有如人想象般的那样满脸乌云密布。他说:“我没有败给王石,我只是输给了时间而已。”

时间悄然来到2008年。12月,开发商们在漫长的地产冬季中几乎冻僵,却被北京海淀西北旺地块20.1亿的成交价惊醒。融创横空出世,更令人们惊讶的是,融创的主人正是当年那个四处抢地的“孙疯子”,他,他他,又回来了!

后来,8000的地王,被孙宏斌在开盘就喊出了:“4万元/平方米!”结果,西山一号院成为2011年、2012年北京最热销楼盘!

孙宏斌经历过顺驰的惨败,从大开大合勇往直前的硬斗,转为如草蛇伏线连绵千里的布局,他的野心仍在高处,但他也自知循序渐进的道理。

转眼间,人间变了天。猎手孙宏斌的目光落在了绿地身上。2011年11月,连空气中都弥漫着绿城破产的气息,为定军心,宋卫平撰写千字文回应辟谣。

很快,融创仅仅花5100万就拿到了香樟园51%的控股权,不到半年,融创又收购了绿城旗下上海、苏州、无锡、常州及天津5座城市9个项目的50%股权……

在2014年5月宋卫平宣布由孙宏斌接手绿城时,人们毫不意外。

虽说此次是作价50亿转让绿城24.3%股权的巨额交易,但人们感受更多的是投桃报李之情:当年你孙宏斌白衣骑士解困厄,如今我宋卫平解甲归田托绿城。

发布会上,宋卫平深情表示:“天下本一家,有德者掌之。”

孙宏斌紧接着拉来融创那支彪悍的狼性队伍进入绿城,绿城的销售额短时间内暴涨了三倍。

孙宏斌的团队素来认为:“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快,快,快,干完这一票,大家分钱!”

闪电战引起质量的裂变,业主的投诉如雪花飞到了宋大夫的办公桌前,宋卫平担心自己楼市江湖中的iPhone,地产界乔布斯的名头受损,最终反悔了。

后来,中交集团接手了这笔股权,融创只拿回了本息。

绿城此举颇有卸磨杀驴的意思,当人们纷纷揣测孙宏斌会如何复仇的时候,他却连一句埋怨都没有。

在毁约那天凌晨,孙宏斌给宋卫平发了短信:年轻时我争强好胜,年纪大了,不会再去做双输的事。与绿城合作,融创始终是受益者。

随即他又补了七个字:你是永远的大哥。

这段因爱而起,却没有生恨别离。忘却旧爱的良方,便是另觅新欢。

绿城的故事结束,赏金猎人孙宏斌又物色到了佳兆业。

这个深圳“旧城改造之王”在此时卷入了一桩腐败大案,引发了债务危机,孙宏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佳兆业49.25%的股权。不过,有了绿城的前车之鉴,孙宏斌没付全款,而是给了24亿预付款。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

年后,佳兆业老大郭英成成功脱身后,抱怨融创收购价太低决意反悔,一副要么你走要么拼个鱼死网破的决绝之意。

孙宏斌20多亿的“救命钱”拿给佳兆业用了大半年,仅仅收了点利息。后来他又转战到卖火腿肠的“大地主”雨润,结果还是一无所获。

不过,塞翁司马焉知非福。

面对绿城和佳兆业双杀的回马枪,孙宏斌以德报怨的厚道口碑不胫而走,他也因此赢得了很多意外收获。此后,便开启了并购之王的传奇人生。

那一年,融创完成一连串「求包养」式并购。

这些企业都有一个共同点:宛如当年的顺驰,虽然手中握着大片土地,但是急需现金流。

融创用很少的投入就能撬动成倍的收益,两年时间不到,孙宏斌通过并购就获得高达2800多亿的土地,占融创土地货值的64%。

2016年,融创中国超越绿城,在房企排行榜上高居第七位,销售额高达1500亿。

2017年,当年的目标王石面对野蛮人的入侵,黯然退场。「中神通」王石走下神坛,为此孙宏斌还曾一度倍感孤独。

想当初王石抛弃了素汤面选择红烧肉的事件刷屏过后,有记者问他关于企业家招惹女明星你怎么看?

他毫不避讳回答:真正做事的男人肯定一心一意拼搏事业。

孙宏斌叹了口气,在微博上发了一句话:我其实挺心疼王石的!

王石退位后,在孙宏斌心中被列入SSS级禁区之人,跟政府博弈还能次次踩着七寸起舞的主——王健林成为他面前的唯一一位巨人!

孙宏斌够狠,当年大学毕业时为了心爱的姑娘,骑自行车七天七夜去大连见准丈母娘,虽然最后被拒绝了,但这绝非寻常人的手笔。

他善于等待时机,且有杀伐果断的枭雄气质,一旦时机出现,不论结果与对错,便会立刻狠狠砸下去。

从绿城到佳兆业,从联想乐视到万达,手法如出一辙。

这一年,王健林的门前冷落鞍马稀。好在,这狗娘养的孤单感觉并没有持续太久。

很快,孙宏斌拎着酒壶上门拜访。雪中送炭的事儿对于孙宏斌来说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而这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在大约半年之前,孙疯子向从来没有接触过的贾跃亭的乐视送去了150.41亿的救命钱。两人在16年底见了第一次面,谈了六个小时。当时,乐视很缺钱,但贾跃亭没想到的是,对面这个赴约的男人,最后带来的居然是一个150亿的大红包。

这一天,王健林更没想到的是,这个不约而至的男人,在这个大风起于青萍之末的微妙时刻,给他送来了一个资产包。

那天两人吃了一顿不咸不淡的饭,喝了不多不少的酒。

酒足饭饱之后,老王告诉孙宏斌,自己要把十三个万达文旅项目卖掉,接盘侠锁定的是万科、融创和恒大,今天见过你之后,明天就要跟许家印聊了。

孙宏斌没有丝毫犹豫说道:别找许家印了,我全都要。

孙宏斌准备离开,老王很突然的说,我还有七十多个酒店,要一起打包卖掉。

老孙愣了下,还是那四个字:我全都要!

老王问,接下来怎么推进。

老孙说,微信谈。

王健林想了想说:不行,马化腾会知道。

老孙略一思索,就再次点了点头。

于是,中国近年来规模最大的,交割最复杂,不仅关系到融创、万达交易双方,而且要协调各个文旅城项目的政府利益的疯狂并购,就这样确定了下来,甚至郁亮还在等中间人确定和老王见面的时间,就被老孙截胡了。

更有意思的是,当时的万达在拼命降杠杆,孙宏斌却在拼命加杠杆。一个明哲保身,一个逆流而上。最终,市值仅577亿的融创花632亿收购万达项目。

2017年7月10日,王健林和孙宏斌穿着白衬衫拍了一张合照,从此,王健林从公众视野中消失了。

这一年的两个山西人特有意思,贾跃亭是啥事都没干,PPT就写了一千页,而孙宏斌截然相反,PPT一页没写,事情倒做了一大堆,150亿投资乐视,102亿收星耀五洲,438亿接盘万达文旅城,95亿入股万达商业……

如今,孙宏斌也算是脱胎换骨了。

如果再算上投资链家、增持金科、收购华城的那些几十亿的小目标,这一年孙宏斌已经烧了近千亿。

地产进入到下半场,几乎所有的地产商已经定型,万科继续做三好学生,恒大、碧桂园继续搞倾销,万达转型继续专注万达广场。

而孙宏斌一路不是在收购就是走在收购的路上,尽管情况看起来很糟糕,但是这个疯狂的山西商人就是敢接。

2018年的各大地产商年报发布会,几家欢喜几家愁,唯独融创在经过2017年的疯狂操作之后,首次杀进前四,与碧桂园、万科、恒大并称为地产行业的「新四大天王」。

而孙老板作为融创的灵魂舵手,每次出场,都和别的企业家不同。

觥筹交错间,“有人说他是“侠之大者,为国接盘。”

但是,孙宏斌却只自顾自地说些什么“文旅”什么“投资美好生活”什么“诗与远方”……

2019年的楼市江湖已经苦苦挣扎良久,大家都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孙宏斌对外说:“变天了啊,今年融创拿地会非常非常小心,甚至又不拿地了。”

截止上半年,在全国房企中已经有21家房企拿地过百亿。

其中,融创中国2019年拿地已经接近80宗,总金额高达565亿,是大部分房企拿地的5到10倍,无论是拿地面积还是金额融创排名都是第一。

仅武汉推出总起始价近200亿元的10宗地,有4宗均被融创拿下,总金额152亿元,一人独占七成。而且全都是溢价抢地,而有的地块溢价率高达24%。

孙宏斌成熟了,不知道这一套说辞有没有跟下周回国贾跃亭交学费。

推车卖热干面的狗哥站在武汉中心融创壹号院门前,远远的瞥了一眼售楼部门口的那头石狮子,说:“又是老万要活下去的那一套骚操作”!

跟着他的儿子,听到活下去三个字,立刻来了精神,说道:“什么活不活下去?房地产大佬们的事儿,咱一初中毕业生不懂,老爹,你考虑考虑下我说的,别卖热干面,改卖猪肉吧。”

“你不寻思着好好读书,你想干嘛?”

“踏南天,碎凌霄。”最近特迷《悟空传》的娃答道。

“若一去不回?”

“便一去不回!”

“滚!”

狗哥笑骂了一句,推着车走向了回家的路,狗哥抬起头,发现头顶的太阳,像是一只巨大的金色蜘蛛,浩瀚繁密的金色脉络,铺天盖地的敲打着苍穹和大地……

他忽然就做了决定:明天掏出积蓄,收购猪肉去。

于是,为了活下去,十八线的孙家村的收购之王狗哥的故事,开始了……

风水轮流转,最近绿地又出幺蛾子了。规划高度曾达到636米的武汉绿地中心因为拖欠工程款而停工,这家以热衷建造超高层的企业早年在全国走马圈地,通过捆绑地方政府争相追逐的摩天大楼,从而获得其他土地收益,但现在,这样的扩张策略迎来了严峻的考验。

在中国,从一线到二三线城市,摩天大楼拔地而起,但是空置率问题、超长的回报周期,巨大的资金投入让这些摩天大楼开始面临尴尬境地。

再者,地方政府发展重点对准了文旅、特色小镇等新兴产业上,当年如火如荼的超高层似乎面临着要被打入冷宫的局面。

“中华第一楼”停工

武汉绿地中心项目位于武昌滨江商务区,于2011年动工。这是绿地在全国的第11个超高层项目,建成后总高度将达636米,将超过中国第一高楼上海中心大厦。

而这一超高层项目早在2017年1月14日,武汉绿地中心就被责令停工。同年7月,武汉市城管委再次下发督办函,要求暂停项目建设,按照航行评估结果要求对施工塔吊等相关设施进行整改,务必使其高度不得超过500米。

11月13日,绿地集团发布该工程的最新进展,武汉绿地中心地下室6层已投入使用;1楼办公大堂和46楼大堂、武汉绿地中心党群活动服务中心、武汉城市规划展厅已投入使用;4楼-62楼办公区段硬装基本完成;65楼-85楼正在进行装修施工;86楼-99楼正在进行主体结构外框施工。2020年底,大楼办公区段交付;2021年6月,大楼酒店区段交付。

大楼外立面幕墙及灯具安装施工已达82层(净高395米),预计明年年中可完工。大屋面99层(净高467米)钢结构封顶,楼顶停机坪施工正在快速推进中。

绿地集团在2004年开始尝试超高层,除了武汉,绿地还在南京、郑州、大连、长春、西安、济南、南昌等地布局了超高层项目。截至2017年底,绿地有49栋超高层项目,包括200米以上45栋,400米以上8栋,基本上做到了“凡有二线城市,皆有绿地高层”。

绿地由于前期开发成本最小化、政府支持最大化为其带来了高效益,保留核心物业并将其余物业出售,形成资金来源;另外绿地集团通过将部分持有物业抵押再融资,保证现金流来源。

为了便于融资,绿地还打造了庞大的金融体系,其中包含金融牌照、产业基金、并购基金、探索资产证券化、基金管理等形式多样的大宗资产定制和变现方式、第三方资产管理业务、并设立了绿地金融作为金控平台。

竞速超高层

在21世纪的前十多年中,中国掀起了一场建设超高层的“军备竞赛”,各地也不断刷新城市的天际线。

突破300米的大连国际贸易中心大厦、北京国贸三期;突破400米的有上海金茂大厦、上海环球金融中心;突破600米的有“上海中心”、广州新电视塔、深圳平安金融中心、武汉绿地中心等。

而地方政府在政策上也给予超高层支持,绿地深得各方政府的青睐。

2010年,合肥市房产、规划、国土、监察四部门联合发文,为推进节约集约用地试点市建设,鼓励建设超高层建筑,即单体建筑超过100米的建筑,100米及以上楼层的建筑面积可作为奖励,不视为违背原有规划设计条件规定。

从不同来源的《世界十大高楼排行榜》中看到,全球前十大高楼中将近有一半都来自中国,究其原因,对于政府而言,超高层的兴建不仅可以节约更多的土地资源,而且可以作为城市名片来提高城市影响力,促进城市招商,也是城市发展的重要标志。

但是,超高层同样也会带来楼宇安全隐患、空气污染等问题。对于开发商而言,随着土地价格的不断上涨,开发商往往以很高的溢价率拿到地块,所以开发商更倾向于通过增加楼宇的高度来获得更多的出租面积从而赢得更高的租金收入,最终确保更高的投资回报率。

重点是,开发商通过建设超高层能够拿到价格相对较低的土地,也是开发商热衷建超高层的原因之一。

截止2019年三季度,中国写字楼总建筑面积已高达5800万平方米,平均空置率为20%,部分二线城市如长沙、重庆、苏州、天津、无锡和厦门等空置率已高达30%以上,直至2022年,中国仍将有4200万平方米以上的写字楼供应投放市场。

在空置率较高的城市,超高层项目将面临着建成后较重销售或出租压力,一旦发生招商困难引发财政紧缩、前期开发项目时申请的大额贷款无法偿还等现象,投资风险将会愈发加大。

不可否认的是,超高层建筑的总体体量巨大,动辄几十万平米的项目投放市场需要更长时间的消化周期,如开发商的资金实力难以支撑长期持有,则大多数开发商会选择将项目散售,而一旦项目散售则项目品质将会在短期内迅速下降。

插播条新闻,近日,广东佛山发布新规:除服务型公寓外,禁止商业、办公用房以公寓进行销售。房屋规划用途应统一登记为“办公用房”,不能以“公寓式办公、单元式办公、单间式办公等”用途进行登记。非住宅项目的用水、用电,应按商业办公标准收费和管理,不配置管道燃气设施、教育学位等。

佛山还规定,开发商在与购房人签订合同之前,必须在展板前拍照存档,照片要能清晰显示购房人、销售人员的正面样貌、身份证信息和展板信息。

这意味着,在佛山除了屈指可数用于商业类旅馆式公寓之外,所有商业办公项目都不得改为公寓。没有学位,没有燃气,不能登记为类住宅性质的“公寓式办公”,而开发商或中介再试图以“公寓”进行违规宣传,则要面临一系列惩罚。

今年8月,央视报道万科在佛山销售的金域中央楼盘涉嫌“虚假宣传违规销售”:将办公用房包装成公寓楼盘,出售给购房者,涉及约5800多名业主。

对此,央视直言不讳:挂羊头卖狗肉的事,早晚都要穿帮,在国家的法律法规面前,再大的店,也不能欺客!

供应量巨大的超高层也让地方政府对这一建筑形态进行了限制。除了武汉绿地中心遭遇限高外,南京江北绿地金融中心和河西金茂项目也传出限高消息,而去年安徽第一高楼588米的宝能超高层也因为环保问题宣布停建了。苏州规划729米的中南中心也处于停工状态,中南建设之后以4.41亿元向公司控股股东中南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转让苏州中南中心项目的苏州中南中心投资建设有限公司100%股权。

在“租售并举”的政策下,近两年,各地的长租公寓纷纷崛起,而在“美好生活”的背景下,文旅产业、特色小镇又成了各地政府发展的重点领域。

不过在长租公寓领域频频暴雷之后,文旅成为地方政府与开发商的关注重点。

2018年年初政府工作报告把出境旅游增长作为民生改善的巨大成就,释放鼓励消费积极信号,部署推进厕所革命、创建全域旅游示范区、降低国有重点景区门票价格等重点工作,国家、地方文化和旅游部门机构改革顺利推进,多部门联合推动旅游业发展的格局已经形成。

政策的支持也吸引了大量民间资本的进入,2018山西省旅游发展大会期间,全省共签约35个旅游项目,总金额达1090.93亿元,2018年仅11月,全国多个省市陆续签约文旅项目,包括特色小镇、主题公园、田园综合体、营地、康养等多种业态,数量高达24起,总签约金额超5700亿。

地方政府已经从当年对超高层的执着转变为文旅产业的培养。

而作为开发商也嗅到了其中的机遇,除了华侨城等以文旅著称的企业,包括融创,恒大,碧桂园等龙头房企也纷纷布局文旅产业,将13个项目卖给融创的万达也没有放弃文旅产业,而是转变思路建设红色旅游,在兰州、延安、广州、甘肃、大连以及潮州沈阳和天津,以文旅项目为主,计划投入1600亿之多。

不过,文旅依旧是投资量大,建设和运营周期长的产业,开发商在获取政策支持,拿地卖楼之后,能否将自身的产业打造起来还有待验证。

至少,当年叫板迪士尼的企业都被拍在了沙滩上。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