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删减?到底哪个版本才是真正的《海上钢琴师》?
2020-01-07 08:04:13
  • 0
  • 0
  • 1

光影青柠檬-头条号

经典电影《海上钢琴师》在国内上映,很多观众都喊着“我欠它一张电影票!!!”。

而这部电影在内地上映实为其在内地电影市场的第一次公开亮相(说明我们之前看的都是网络上的资源),这次正视的引进,很多人都迫不及待的想要去大银幕前欣赏。

虽然说好评如潮,但我们也能发现,在电影热映的时候,也会有不一样的声音出现,大部分人不满意这部电影所提出的质疑,都是为此次公映《海上钢琴师》为“删减版”而感到不满意!

其实这里要给大家科普一下,这次国内院线上映的并不是“删减版”,电影资料上显示125分钟的《海上钢琴师》(目前大家看到的版本),就是全世界公映的最原始版本。

而资料上的另一个169分钟的加长版则是导演剪辑版,当年也只有在意大利放映过,所以目前我们在网络上看到的资源,大部分都是导演剪辑版,所以,很多人才会在院线看到原始版后觉得自己是不是错过了什么,其实不是!大家放心!你们看到的就是正版!


因为169分钟的版本并没有进行全球发行,所以我们想在大银幕上看到这个版本,还是有点困难的,其实每一部电影背后都会有删减版、加长版、导演剪辑版等不同的发行版本,所以才会造成现在这样的误会,而在《海上钢琴师》背后,也因为这些版本的问题发生过长时间的争执和故事……

影片当时进行海外发行的时候,导演就已经在原本169分钟的基础上剪掉了22分钟,但是海外的发行商还是不太满意,并要求他再次删减,还不顾《伯尔尼公约》关于“电影的最终剪辑权属导演”的规定,威胁导演说“如果不删减,就不要海外发行了!”

所以我们后来才看到了全球发行的125分钟的版本。


其实关于《海上钢琴师》剪辑版与公映版之间的斗争,一直都没有停止过,导演希望自己的作品能有更多人看到,而商人只看到了眼前的利益,一个看的是金钱,一个看的是艺术,所以遭殃的只能是作品本身,不过好在我们现在两个版本都能看到,唯一遗憾的还是169分钟的版本没有公映。

其实不管是哪一个版本的《海上钢琴师》,电影想要传达给我们的故事,我们都能很好的接收到,艺术家并不创作其他人认为是美好的作品,而只是创作他们内心深处强烈的冲动迫使他不得不创作的作品。我想,影片的成功所在就是把我们心中的另一个唯美的自我艺术化,至今无法忘记1900那孤独却不颓废的眼神,无辜、彷徨、令人同情。


艺术不死

不只是在国外,国内关于电影剪辑的情况更加沉重,很多人都知道《大象席地而坐》背后的故事吧,导演胡波拍出了4个小时版本的电影,发行商和制片人当然是不会同意的,他们都认为这么长的艺术片是没有人看,也没有人会买单的,所以强制要求胡波删减电影120分钟,不过胡波没有妥协,最后还用生命完成了抗议。

完成这部电影用了一整年时间,而最终,没有一帧画面属于我,我也无法保护它。它被外力消解掉了。(胡波,2017 年 8 月 26 日,《牛蛙》后记)

在导演胡波死后的四个月,他拍摄的《大象席地而坐》就获得了唯一提名柏林电影节的中国导演作品,首映是早上八点开始,影票瞬间售空,时长四个小时的《大象席地而坐》在放映过程中,几乎没有人离场……

看到这样的结果很惊喜,也很无奈。


关于导演无法掌握自己影片的质量,还有很多的例子,尤其是在好莱坞,导演与发行商之间的剪辑权争夺问题屡屡发生:1984年《美国往事》发行商私自将229分钟的导演剪辑版内容进行删减,最后成品139分钟,极大的伤害了影片与创作者,还降低了影片的质量;

1985年《异想天开》,导演因为发行商把自己影片大幅度删减,就自掏腰包在当时《Variety》上连续刊登广告,并把发行方主席的名字用黑框亮眼的框柱,整的像是讣告一样。

当然也有删减出好结果的案例,其实“最终剪辑权”并没有一个统一的规定,大多数还是要看那边比较强势,有权有势的人才能拿到剪辑权,而最终皆大欢喜的结局不过就是创作者与制片、发行达到统一,但是这样的情况还是很少,每个人都不想删减自己的作品,但是电影毕竟是一项集体创作的产物,无论是导演、制片方还是发行方都是站在各自最专业的角度去评判一部作品的价值,并不是每一个导演都懂这个市场的规则,也不是每一个发行商都明白电影要如何创作,只能说一部电影的诞生要经历很多道坎,大家都不容易,还是希望互相理解吧。


人的一生有“舍”才有“得”,但又有几个人会真“得”的单纯,“舍”的坚决呢?

电影《海上钢琴师》中,1900就是这样纯粹纯净的一个人,他宁肯拿一生的时间来造就他和钢琴的缘分,人活着也就是一舍一得的过程,不能否认现实的我们有各种强烈的欲望:金钱、权势、感情等,但是纵观历史,有多少著名人物懂得取舍:韩信能胯下受辱方成大器,田忌和齐王赛马,舍了小负之悲,得了全胜之喜。

舍得实在是一种哲学,也是一种艺术。

电影诞生之初的具体意义何在,现在已无从考究,但我尤其喜欢一句话:“电影应该尽量艺术地来到我们面前。”

多少年来,这些优秀的影片伴随人们走过了一代又一代,能够看到它们完美的呈现在我们眼前,就已经成为了奇迹。

文原创,图网络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