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部华语片美国口碑大爆,准备冲击奥斯卡
2019-08-05 16:06:06
  • 0
  • 0
  • 0

来源: 深焦DeepFocus

导演:王子逸

主演:奥卡菲娜 / 马志 / 林晓杰

类型:剧情 / 喜剧

地区:美国

上映:2019-01-25(圣丹斯电影节) / 2019-07-12(美国)

作者

老潘

烂俗电影爱好者,永远吃不完爆米花。

编辑

三耳猫

美籍华裔导演王子逸的新片《别告诉她》上个周末在北美四家影院小规模上映,周末三天的单馆票房收入超过了《复仇者联盟:终局之战》,成为了2019年度至今的周末单馆票房冠军。《别告诉她》在烂番茄的评分始终保持在100,并且现在是烂番茄网站年度影片口碑榜的第一名。

因为几乎全亚裔的班底,《别告诉她》在宣传初期被看作又一部的《摘金奇缘》。《摘金奇缘》因为是畅销小说改编,最初的投资企划顺风顺水,后期也拥有许多科技公司的支持。与《摘金奇缘》的命运截然不同,《别告诉她》在筹备期间,王子逸因其故事的私人性与“难定义性”而被好莱坞的电影投资人们质疑,拒绝。“他们说我必须做出一个抉择,这到底是一个中国故事,还是一个美国故事?我真的无法定义。”2016年,她被邀请在知名的广播节目《美国生活》(This American Life)中分享这个故事,节目播出后,她发现自己依旧非常希望可以将这个故事带上大银幕。“我小时候是看着那些长得与我不一样的人的故事长大的,我可以理解他们的人生和情感,那么他们也应该可以理解我的。”

别告诉她(The Farewell , 2019)

她成功了,广播节目的播出为她吸引到了一对投资人兄弟Chris Weitz 和Paul Weitz (曾是《单身男子》的制片)。让她魂牵梦萦的故事拍出来了。《别告诉她》在圣丹斯的首映非常成功,载誉使它在电影市场成为了香饽饽。最终,王子逸牵手了A24,但据闻,一个“流媒体”平台曾经开出过最终成交价近两倍的金额,想要买下《别告诉她》的发行。王子逸在采访的时候说:“资本主义就是这样,它会完全颠覆你的认知,毁掉所有的规则。”挣扎纠结后,她还是选择了A24,因为电影对她来说不仅仅是钱而已,电影是她的坚持和热爱,她想要用更适合的方式将她的信仰带给世界。A24将她的坚持和热爱带到了院线中,使得北美观众可以在电影院中观看这个令他们大笑,流泪,引起强烈共鸣的华裔导演非常私人的故事。

美国的电影几乎没有字幕,但这一部有,因为其中80%的台词是“中国人可以听懂”的中文。从80%的北方腔调台词已经可以看出,与《喜福会》及《摘金奇缘》这样的典型好莱坞华裔电影不同,《别告诉她》是一部非常“东方”的华裔电影。北美市场大火的《摘金奇缘》在华人世界水土不服,亚裔们非常认同电影所刻画出的他们经历的东西方世界的巨大差异,东方的华人观众却不认同电影所代表的东方文化。《别告诉她》则截然不同,它包着华裔电影的外皮,剖开来后,是大部分华人都感同身受的文化内核。

别告诉她(The Farewell , 2019)

电影开始于一个谎言。奥卡菲娜(Awkwafina)饰演的Billi被告知心爱的奶奶得了癌症,但一整个家族因为害怕奶奶得知病情的反应,便决定集体隐瞒奶奶的病情,同时设计了一出谎言:全家人从日本及美国回国参加Billi堂哥的假婚礼,以此在奶奶不知情的情况下与奶奶告别。Billi则一直挣扎于这一与她价值观截然相反的决定中不知所措:到底应不应该告诉奶奶真相?

与亚裔电影前辈不同,《别告诉她》跳出了单一的二人关系(情侣)与核心家庭关系(父母子女),进入到了一个稍大的关系谱中:家族。Billi被逼迫用堂哥成婚的喜悦来涂抹面对奶奶即将死亡的悲伤,红白喜事的纠缠接续,是中国文化非常传统的代表,也是最能展现“家族”概念的舞台。杨德昌的《一一》以一场婚礼为始,一场丧礼至终,中间勾勒一个家族的喜乐,画成一个顺畅的圆。《别告诉她》亦有异曲同工之妙,以婚礼为幌子,遮掩的却是离别的悲伤。婚丧嫁娶皆为喜事,不过是因为在这样的场合下家族成员总是齐的。以往在国际舞台上出名的华裔电影总是少不了两个场合:麻将桌和餐桌。在《别告诉她》中,麻将桌并未出现,与精彩的餐桌戏一同被强调的两场戏分别是:墓地戏和婚礼戏。这三场戏所刻画的状况是大部分中国人都有所经历的:一大家人在特定的时刻聚在一起,吃饭聊天,祭拜,庆祝。

别告诉她(The Farewell , 2019)

红白喜事的设计是非常中国式的传达,而“华裔”这一概念的强调由Billi一人扛起。“对立”是亚裔电影常用的利器,从《喜福会》到《摘金奇缘》,保守内敛的中国文化与独立开放的西方文化之间的对立与差异成为推动叙事的最大(甚至唯一)动力,《别告诉她》也难逃窠臼。其实从电影的中英文题目就能看出一二:电影的英文名字是“The Farewell”,而中文是《别告诉她》,两种文化的各自重点一目了然。Billi从电影初始就挣扎与这个“美好的谎言”中,西方文化下长大的她在乎奶奶作为个体的选择:“大家瞒着奶奶不想让她因为病情而担心害怕,如果奶奶想要说再见呢?”

Billi作为电影的眼,引导着观众走完整个故事。Billi在影片中不单是一个经历者,更是一个观察者,这使得《别告诉她》成为一部不单仅仅拘泥于“对立”的华裔电影。电影初始,Billi独居在纽约,事事不顺,即便在自我认同的土地上,也是异乡人的姿态。回到中国的场景后,电影优秀的视听语言加深了Billi作为观察者所感受到的陌生与荒诞。《别告诉她》的城市影像比《喜福会》,《摘金奇缘》真实许多:机场外层层包围的私家车师傅,一幢幢在出租车里仰头才能看到的一摸一样的小区住楼,夕阳下夜幕中烟火味极浓的巷弄和夜市,甚至苍白的宾馆窗户外鲜红的霓虹灯牌。《别告诉她》所刻画的,Billi眼中的长春是中国一种类型的城市的代表。在整体冷蓝色的色调下,Billi总是垮着脸,镜头也淡然又冷静地刻画着这个真实的中国北方城市。在白描式的镜头之外,导演也使用了一些稍艺术性的表达,用以强调Billi在这个她不熟悉的环境中的疏离陌生:她一直坚持的西方价值在东方的社会中被次次否定,导演用升格镜头附加强烈的古典配乐描绘Billi独自一人走在夜幕中的长春街头。不限于华裔,任何一个人生里有“老家”或“故乡”这一概念的人,或许或多或少都有过类似的经历:一个本应熟悉的地方如此陌生,本应亲近的地方如此疏离。

别告诉她(The Farewell , 2019)

与这样具有强烈的情绪传达的镜头相反的是前文提到过的墓地戏与婚礼戏,导演用出色的声音设计和群像刻画给这两场本应“壮烈”的重头戏注入了幽默。堂哥的婚礼前,奶奶带着一大家族去墓地祭拜已经逝去的爷爷,整场戏始于一个夸张的哭丧特写,是墓地里另外一家的丧礼。Billi的奶奶带着一大家族重复繁琐地在爷爷的坟前不断鞠躬,背景始终环绕着夸张的哭喊,因它过于夸张,甚至显得虚假又塑料,整场戏荒诞又好笑。婚礼亦然。结婚的场所在一家饭店,简单粗暴的装饰,跑来跑去的孩子,新人在台上曲不成调地唱卡拉OK。导演依旧用惯用的幽默笔法刻画全片重中之重:Billi的大伯作为新郎父亲站在台上发言,泣不成声地说他最感谢一个人,银幕上与影院内都一片寂静,甚至有抽泣声,都在等待虐心的告白,镜头却猝不及防地给到专心致志地把一颗菜缓慢塞进嘴里的老爷爷。坐在我身边的观众(包括我)都时不时爆笑。整场婚礼充斥着细节的群像,让人想到那几位大师的婚礼镜头,例如李安的《喜宴》与杨德昌的《一一》,也都富有这样的细节刻画。但与李安和杨德昌的克制,清晰与精准的描绘不同,“婚礼”在《别告诉她》里面本身就承担特殊的角色,因此这样的群像刻画也有其特殊的使命。陈佩斯说,喜剧必需一个悲情的内核,反之亦然。细节的群像刻画让电影院的观众笑个不停,但笑声与笑声之间漏出的抽泣却能丰富这些刻画。有一上才有一下,轻松的色调也只是为了强调它所要遮掩的东西有多沉重。

一一 (2000)

Billi在这所有的场合中都既是亲历者,也是旁观者。她体验了这其中的所有悲伤,却又常常不理解许多表达,她的立场引导着摄影机记录这些悲伤又荒诞的场景,东西方文化的矛盾以此被点出,却又被亲情和爱温柔地包裹住。她挣扎在东西方价值观的对立中,同时又因为爱而选择了妥协。

在以往的亚裔电影中,西方价值总是胜利的。《喜福会》里的妈妈们千方百计逃离中国,想要为女儿提供一个可以喘息,可以选择的人生,《摘金奇缘》里个体击败了家族,爱情击败了传统,有情人终成眷属。《别告诉她》却没能给出一个肯定的结论,到底是“报喜不报忧”的“为她着想”更好,还是“个体有个体的选择”更正确,不知道。正如Billi面对酒店服务员穷追不舍地问她:“美国和中国哪一个比较好?”她能说的只是“我不知道,他们不一样。”

别告诉她(The Farewell , 2019)

电影最后一幕是远在纽约的Billi学着奶奶运气大吼一声“哈!”长春奶奶家楼下的树上惊起了一树鸟儿,不免让人想到“树欲静而风不止。”本以为导演有所借鉴,回家后看豆瓣一篇评论才看到导演说,有关鸟的设计,其实并没有什么深切的用意,只是有时候“一个细节,你注意到了便会心理诶呀一下。(参考豆瓣影评《纽约一声大喝,惊扰长春飞鸟-浅析台词与结尾》,作者:左左右右。)”有关亚裔电影的讨论或许也是如此,这个产业中需要如《摘金奇缘》这样大团队制作的商业电影,因为其商业要求,东西方文化需要做出明确划分;这个产业也需要如《别告诉她》这种独立电影,不旨在探讨东西文化孰优孰劣,没有什么深切的用意,只是在讲一个美籍华人的一个故事,一段人生而已。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