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计算”的蓬勃发展依赖于收集大量的行为和情感数据
2019-11-05 21:01:31
  • 0
  • 0
  • 0

来源: IEEE电气电子工程师学会

Illustration: iStock/IEEE Spectrum

这是一篇guest post。这里表达的观点只是作者的观点,并不代表IEEE Spectrum或IEEE的立场。

技术在生理和心理上变得更加亲密,这就产生了对新技术的需求,这些新技术可以从人类身上推断出情感状态。“情感计算”一词是由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情感计算研究小组创始人兼主任Rosalind Picard教授于1995年提出的,她认识到情感在多大程度上支配着我们的生活,并决定推动“工程情感(engineering emotion)”的概念。

什么是情感计算?

情感计算系统正被开发用来识别、解释和处理人类的经验和情感。它们都依赖于大量的人类行为数据,由各种硬件捕获,并由一系列复杂的机器学习软件应用程序处理。

基于人工智能的软件是每个系统解释用户情绪线索并根据其采取行动的能力的核心。这些系统识别并将行为数据中的细微差别与相关的情感联系起来。

收集行为数据最明显的硬件类型是监控面部表情、眼球运动、手势和姿势的相机和其他扫描设备。这些数据可以被处理以识别细微的微观表达,而人类的评估可能难以一致地识别这些表达。

更重要的是,高端音频设备记录用户声音的变化和纹理。一些保险公司正在试验呼叫语音分析,可以检测出是否有人在向索赔人撒谎。IBM问答计算机系统Watson的团队开发了一个“音调分析器”,它使用语言分析从文本中检测三种音调:语言风格、情感和社会倾向。

例如,正在开发虚拟现实齿轮头戴式显示器,以创造越来越逼真的模拟体验。该技术使游戏能够根据用户的情感进行调整,创造出更加个性化和刺激的模拟体验。

企业如何使用情感计算?

许多公司都在寻找情感计算来获取消费者对其广告活动的反应的大量数据。零售领域最著名的创新者之一Realeyes与可口可乐、Expedia、Mars、AT&T、和LG等知名品牌合作,他们利用这项技术帮助他们衡量、优化和比较内容的有效性。

Realeyes软件使用网络摄像头测量观众的情绪和注意力水平。它可以向全球认可的消费者小组展示品牌的内容,并通过监视他们的注意力水平和记录最大参与度的时刻来衡量受众对广告系列的反应。营销人员会获得基于注意力和情感参与度的总体评分,这使他们能够比较多种产品或将其与之前的广告系列进行比较。

微软的“人类理解与共情”小组正在研究各种项目,目的是在他们的产品中实现情感计算。这包括开发一种多模式情感感应平台,该平台将面部表情和身体姿势的计算机视觉分析与检测语音和情感的音频处理相结合。它们一起使系统能够生成更好地反映情感的对话计算模型。

情感计算的伦理问题是什么?

AI技术的发展不可避免地存在恐惧和不确定性,情感计算也没有什么不同。营销公司可能难以从受众那里收集大量个人数据,因为他们必须确保所有参与者都同意。这将使向大众收集日常广告信息变得困难。

但是不难想象,不久的将来,电视机将配备摄像头和麦克风,可以接收对节目和广告的反应,而这些反应将受到媒体行业的监控。这种可能性造成了巨大的隐私和数据保护问题,这对公司来说是最大的障碍。

情感计算先驱Picard强烈反对将情感计算用于不道德的目的。她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说,由于不向在未经人们同意的情况下收集数据的公司出售产品,她已经损失了巨额资金。

Picard对情感计算的希望在于它能够帮助人们更好地进行交流 —— 例如,情感计算可以帮助自闭症患者传达他们努力表达的情感。几年前,她的研究小组制作了一种手套,手掌上装有传感器以监测情绪反应。手套可以识别出该人何时感到沮丧,这可能有助于防止情绪困扰。该设备可用于监控孩子上学期间的压力。

在澳大利亚心理健康临床服务组织Black Dog Institute和旨在帮助年轻人的类似组织ReachOut内,人们对利用情感计算来获得一系列社会福利有着相当大的兴趣。英国雷丁大学(University of Reading)控制论教授Slawomir Nasuto认为,这些技术可以很容易地与公共部门的基础设施相结合。

Nasuto设想在学校里引入计算机化的辅导。这项技术可以用来识别学生的心理状态,包括压力或注意力,这意味着学习者是在挣扎、感兴趣还是无聊。在输入的基础上,系统可以调整问题的难度、解释的风格或交付的速度,以保持学生的参与。

Nasuto还探讨了如何在医院的重症监护病房部署类似的系统。接受手术的病人(特别是在创伤事件后)压力很大,术后面临潜在的认知障碍。他说,像音乐这样的非药物干预可能有助于减轻病人的焦虑程度。这反过来又可能使临床医生能够降低患者正在接受的药物剂量。”

情感计算已经并将继续面对那些质疑其使用意图的人的反感。然而,如果安全和合乎道德地使用,情感计算可能成为我们日常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正如Nasuto所说:“情感计算是一种工具,任何工具都可以用于好的或邪恶的目的。这里特别提到的是情感计算通过在线连接的普及,以及更便宜、更网络化的传感技术的出现。它们将共同为收集史无前例的关于人类状态的大量数据开辟道路。”

Richard Johnson是知识产权公司Mewburn Ellis的合伙人和欧洲专利律师,他在该公司的电子、计算、物理和工程专利团队工作。他对软件和与商业有关的发明的专利性特别感兴趣。Johnson为英国和国外的客户提供专利组合开发和管理方面的建议。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