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潮!单身主义当然会越来越潮
2019-08-05 14:54:16
  • 0
  • 0
  • 0

来源: 坐谈风月    原创: 唐映紅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11月11日就被网民戏谑为“单身节”。在这一天,有些人急着脱单,有些人却对“一个人的精致生活”怡然自得。据统计显示,截止到2015年,中国的单身人口达到2亿,据此,有舆论认为,中国第四次单身潮正面来袭。

根据国家民政部门的统计,中国独居人口从1990年的6%上升到2013年的14.6%,单身独居群体日益庞大。事实上,随着现代都市生活方式的普及,单身潮恐怕会越来越猛。这里面部分是因为缺乏伴侣的“光棍”,更多可能是不愿进入婚姻的恐婚族。

其实,不仅中国社会如此,其他发达国家情况更为严重。像法国,超过50%的婴儿出生在非婚姻家庭中;丹麦的比例更是超过70%。几乎每一个大都市,青年人的初婚年龄也越来越大,不在乎婚姻的“单身贵族”也越来越多。单身生活在现代都市生活中俨然已经成为一种社会思潮,单身主义。

要理解越来越潮的单身主义,首先据需要理解婚姻的历史沿革与人类的天性。单身主义拒绝“婚姻”,从某种意义上来看,更可能是人性的回归,而不是相反。

婚姻是一种人类社会的制度安排,它在人类社会早期漫长的发展历程中起着维系和联结社会关系至关重要和关键的作用,经由婚姻而形成的家庭也是组成传统社会的基本单元。传统社会因为资源的匮乏,连年的战争以及医学手段的有限,婚姻家庭是保障生育繁衍以及经济生产的重要基础。从心理学角度,婚姻并非基于自然进化的基因(gene),而是基于文化发展的谜米(meme,文化传承的单位),即它是社会文化的产物,是在特定社会发展阶段和文化规范下发展起来的一种社会组织方式。

既然婚姻并非基于人性,因此从人性的多样性角度,总有些人类个体并不适应或适合婚姻生活。这些不适合或不适应婚姻的少数人,在传统社会里会因为保守的道德和社会规范而不得不违心接受婚姻的形式。同时,传统社会里组织婚姻家庭也能给个体带来实际的利益,家庭作为一个经济单元能为个体的生活提供庇护和支持。现时代的社会相比于传统社会在对人性的理解,以及对多元化的人类行为模式能够给予最大限度的包容和接纳。因此,那些并不适合或适应婚姻生活的个体无须承受保守专横的道德和社会规范而违心地接受婚姻形式,他们完全可以自由选择适应自己的单身生活方式,并无任何违和感。

从心理学角度,婚姻的本质是建立一种伴侣模式的亲密关系。而一个人是否需要或接受这种伴侣模式的亲密关系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的依恋类型。安全型依恋的个体会自然而然地缔结和维系伴侣关系;痴迷型依恋的个体会不断地寻求建立伴侣关系但又不断地挣扎于对失去伴侣关系的焦虑之中;恐惧型的个体内心向往着伴侣关系,却又担心从中受伤而踌躇不前。这三种依恋类型的个体都愿意和希望建立伴侣关系。但对于疏离型的个体而言,他并不需要伴侣关系,既不愿意依赖上他人,也不愿意他人依赖上自己,他们享受自己的单身生活,并因此怡然自得。

 

通常,个体成年后表现出怎样的依恋模式往往跟婴幼儿期与母亲的互动有关。但对于疏离型的人而言,他们之所以对于寻求和建立伴侣关系无动于衷,不仅与母婴互动的经验有关,而且还可能与其与生俱来的天性有关。至少现代心理学和生物学已经发现,某些基因片段与个体的结婚意愿有着密切的关系。例如,瑞典斯德哥尔摩卡罗林斯卡学院的哈斯•沃尔姆(Hasse Walum)的研究发现,男人身体里是否有RS3-334基因片断就与个体的结婚意愿密切相关,拥有的该基因片断越多,结婚的意愿也越低。RS3-334基因片断与控制人类大脑里血管加压素(vasopressin)水平有关,血管加压素是影响人们依恋水平最重要的两种激素之一,另一种是俗称“抱抱荷尔蒙”的催产素(oxytocin)。

如果因为社会和文化规范的压力迫使拥有丰富RS3-334基因片段的男人结婚,事实上将戕害他的妻子。这组基因片段也被称为“忠诚/花心基因”,拥有这个基因片段的男人除了没有什么结婚意愿,而且他们将难以对伴侣保持忠诚,勉强维系的伴侣关系也无法约束他们天性的“花心”。

不仅如此,对许多优秀的女性而言,传统的婚姻事实上妨碍了她们在社会生活中取得成就。绝大多数社会文化都要求女性在婚姻家庭中承担更多的角色,而且她们也要经历怀孕、分娩、哺乳和主要养育孩子的责任。相对于男人对婴儿的“父性”更多是基于后天的习得,女人的“母性”是与生俱来的天性,从她们在孕、娩、育的过程中大量分泌激发人类依恋情感的催产素就可以看出。随着避孕技术以及女性受教育的普及和发展,对一些愿意致力于事业或其他人生目标的女人来说,选择单身生活以避免陷入婚姻的“泥潭”,不仅是她们的权利,看起来似乎也是明智的。

 

对大多数单身主义者来说,他们没有婚姻或长期的伴侣关系,并不意味着他们就是孑然孤立。他们相对于在婚姻中的其他人,反而有更多的时间来结交朋友,建立和维系友谊;也能更自由地追求爱情和享受性。不过,正如任何选择都意味着同时要接受它的消极后果一样,没有稳定伴侣关系的单身主义者,在面对衰老和死亡时,可能就很难像有着相濡以沫的伴侣关系的其他人一样地从容和笃定,毕竟伴侣和家庭是我们面对衰老和死亡时最重要的社会支持来源。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