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鑫没做错什么,暴风怎么就败了呢?
2019-07-29 12:01:36
  • 0
  • 0
  • 0

原创: 新文化商业

作者 | 邢书博

编辑 | Amy Wang

作者简介

邢书博:虎嗅钛媒体界面艾瑞华商等多家媒体专栏作者,TMT分析师,关注在线教育、人工智能和大文娱,也是一名影视工作者。

五月流火,天干物燥。但暴风员工的心里怕是凉了半截。

暴风已经连续多年股价低迷,近日更是走上了风口浪尖。先是因人员调整导致外界猜疑“有员工被遣散”,后是由于暴风电视业务连续亏损被传“TV业务公司解散”

暴风虽然在各家媒体连续刊登了“报道不实”的公告,但人言可畏,各项数据也比较糟糕。又赶上今年是“互联网公司小年”,裁员、破产、融资困难成了新常态。多种因素下,以前的A股明星暴风集团,现在成了风暴漩涡中心。但福兮祸兮,这对冯鑫和暴风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暴风欠薪风波

“离职前的工资都没有正常发,欠了所有员工的工资,不管是离职的还是在职的。”

新文化商业记者采访了暴风智能的离职员工周雁南(化名),对方坦言,形势不容乐观。

“(除了)今年一月份和四月份发了一次,到现在算算五个月了,(没发工资)。北京公司有三个月没发,而且去年的年终奖也没拿到。在职的这些人都是人心惶惶,怕在这拿不到钱。”

据了解,去年六月份左右,暴风就已经裁员了一批人。不同的是,去年离职员工,暴风都给了赔偿,今年却没有,甚至连去年的年终也没有发。

暴风智能系暴风集团控制子公司,公司持有暴风智能 22.60%的股权,暴风智能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

公告显示,5月22日,暴风智能管理层与股东召开股东会,正视暴风智能面临的困难,对现状进行分析讨论,提出新的发展战略与对策,股东对管理层的工作表示支持。

暴风集团表示,暴风智能不会放弃市场前景广阔的互联网电视行业,未来将通过精细化运营改善经营状况。目前暴风智能的融资事项仍在加紧推进中。

传统电视发力,暴风TV恐成炮灰

网络视频行业经历了下载时代、播放器时代、在线视频时代,再到目前直播短视频时代,暴风每一步的战略选择都不能说错。

然而冯鑫也知道,现在这个市场的竞争已不再是单一的互联网产品层面的竞争,而是“软件硬件加服务”的铁人三项。这和风口无关,只关乎生态。做了电视,暴风可能会死,不做电视,暴风立刻就死。

互联网电视是暴风必须抢占的堡垒,但能不能抢占,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这一窘境,一如家电巨头索尼。

索尼认为旗下xpeira手机业务是索尼征战移动互联网乃至未来IOT物联网的战略级入口,面临和暴风同样的选择。

索尼新任CEO吉田健一郎称:“我们认为智能手机是娱乐性的硬件,是让我们的硬件品牌获得可持续发展所必需的组成部分。”他表示,“年轻一代不再看电视了,他们第一个触点是智能手机。”

而事实是,索尼移动通讯业务是索尼所有业务中唯一还在亏损的业务,而且从2012年索尼移动成立开始就在亏损。目前该业务的全球市场份额不到1%,被市调机构归类为“other”。

索尼预计手机业务会一直亏损到2020年。那2020年之后呢?分析人士认为,索尼今年关闭北京手机工厂,或许成为索尼逐步放弃手机业务的一个信号。毕竟,“再快的马,也拉不动索尼手机这个破车了。”

在互联网电视领域,暴风TV一直是一个追赶者。前有海信、长虹等传统电视厂商的竞争,后有爱优腾等内容平台联合多家国字号厂商提供的机顶盒的蚕食。互联网电视的海面比想象中更红。

海信等传统电视公司在行业里耕耘数十年,坐拥ULED、激光电视等多项核心专利,甚至不少厂商都拥有自己的面板生产线,足够控制市场节奏。2013年,海信从传统电视转型互联网电视。据市调机构IHS Markit测算,到2018年上半年,其全球用户已突破3511万,同比增长31.1%。自2015年开始,海信已连续四次登顶中国互联网电视第一平台。

反观从互联网切入电视领域的互联网公司,几年前还喊着要教传统企业做电视,如今却要面对出货压力,甚至是被淘汰出市场的风险。

据奥维云网(AVC)数据监测显示,在2019年2月电视品牌中国出货量排名TOP10榜单上,除小米外,其余全是传统电视厂商。第十的位置,去年同期是乐视电视,今年是索尼。

如今,暴风TV和索尼移动一样,被归类为other,失去了上榜比较的权利。

互联网电视是互联网公司炮制的概念,如今这个市场被传统电视追赶甚至是压制性反超,各中滋味,五味陈杂。

上市三年,暴风选错了标的

但暴风电视并非无药可救,冯鑫也在寻找破局之道。

“暴风TV目前把市场重心放在二线三线城市,我觉得这个都很好,因为一线城市饱和了。“周雁南认为暴风TV在市场策略上没有问题,但电视业务本身需要巨额投入。然而在资本寒冬下,暴风的融资能力是个考验。

”我很奇怪,单位成立这么久了,为啥不搞一搞融资,不知道是高层很有钱,还是根本就不在乎这个TV。电视硬件本身就是烧钱,而且电视不盈利,所以基本就是卖一台赔一台。”

周雁南说,虽然现在暴风TV不好过,但冯鑫的暴风其实不算是一家很差的公司。

“冯鑫这个人其实还不错的,大家对他的印象都挺好的。工作也不错,待遇也不错,是行业平均水平”。

据了解,暴风上市前后,所有新入职员工都直接与暴风集团签订了劳动协议,一样共享公司上市红利。但更多包括51talk在内的多家中概股公司在美国上市之前,却将一大批老员工划归到第三方劳务派遣公司。从粉饰财报和人员结构的角度,这么做无可厚非,但却不近人情。可以共苦不能同甘是一种病,可惜很多创始人都得了。

反观如今暴风这番光景,冯鑫宁可欠着员工的钱也绝不丢给第三方劳务公司,实属难得。员工总归有地方讨债。假使暴风能够峰回路转,也一样共享收益,还算靠谱。

暴风这样做虽不体面,但是有担当,如果不是客观条件所限,冯鑫的暴风真的就是离职员工口中的“好老板、好公司。”

周雁南表示,如果不是今年的外部环境不佳和公司战略和融资能力的问题,暴风其实是一家很好的技术公司,有着当年金山的风范。但他现在更担心能不能找到下一份工作。毕竟在大家看来,暴风和当年的乐视太像了。

毋庸讳言,乐视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是中国互联网电视的领域的翘楚。但贾跃亭摆好了棋盘,却被赶下了牌桌。

乐视是最早开始正版版权分销的互联网视频平台,爱优腾是他的客户。现在正版版权是爱优腾的主战场,贾跃亭去美国造车了;

乐视是最早提出硬件让利依靠服务挣钱的互联网电视品牌。如今小米依靠这个模式走上了线上电视出货量第一的位置,贾跃亭去美国造车了;

乐视同样是最早开启乐视云首创 VaaS(Video-as-a-Service)模式,致力打造围绕内容汇聚、内容发行、衍生服务的超级视频云平台,极大缓解了传统互联网视频平台的带宽压力。 如今几乎所有直播、短视频、视频社交、视频电话都依托于这一创举,但贾跃亭去美国造车了;

乐视有很多东西可以学,但“学徒“暴风却可能只学到了怎么做一只”妖股“。

暴风会圈钱,冯鑫不会花

2010年优酷上市刺激了视频老兵冯鑫。暴风由此开始了节衣缩食的上市之旅。

但2010到2015年恰好是PC互联网高速转向移动互联网的时间节点,暴风选择在这个时候节衣缩食,导致该铺就的业务没有跟上,该突破技术瓶颈没有突破,该拿下的市场拱手让人。

到2014年,暴风集团的广告收入仅为2.7亿元,同比减少0.55亿元。要知道,2014年中国移动互联网广告市场规模比2013年增长近七倍,达到了73.6亿美元。

三年媳妇熬成婆。2015年暴风上市,虽然业绩堪忧,但凭借当时双创热潮,资本市场市场热钱袭来,暴风集团股票40天里出现了36个涨停板,股价从7.14元/股涨到了307.56元/股,暴风集团的市值增加到369亿元。暴风内部的员工共享上市的红利,出现66个百万富翁,31个千万富翁,10个亿万富翁,冯鑫就在这十个亿万富翁行列,身价涨到了60多亿元。

躺在沙地上的暴风没有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资源的诅咒。上市之后市值暴涨,不是投资人在做慈善,而是希望暴风能够完成超过预期的业绩。

由此,主营业务式微的暴风,开启了漫无目的的扩展之路,也在追随热潮风口的道路上频频闪腰。VR、智能电视、虚拟货币,生态化反,智能硬件。唯独视频业务一蹶不振,像扶不起的阿斗。

暴风靠着一个又一个风口维持着股价高涨的假象,却不明白一个道理:生命中所有赠送的礼物,早已暗中标好了价格。

风口已过,一地鸡毛。没有主营业务支撑的暴风股价, 3年市值暴跌400亿,创始人冯鑫持有的327万股股票被冻结。

长江商学院教授薛云奎发文称,暴风集团通过精巧的股权结构安排,骗过合并报表会计准则,将母公司权益占大头的子公司盈利做厚,而让那些少数股东占大头的子公司发生巨额亏损。

这和当年乐视的关联交易如出一辙。不同的是,贾跃亭有后路可以跑到美国造车;冯鑫已经退无可退,难道还要回阳泉老家教书吗?(作者按:90年代,冯鑫在我的母校阳泉矿一中教过历史。在此之前卖过奶糖跑过运输修过BP机,还在矿务局街面上当过混混)

矿上的子弟多忠厚老实,也愿意担责。2018年7月,冯鑫做了两个小时近9000字的自我检讨。

冯鑫在检讨中反思道:他不能将暴风集团的失误归结到任何人身上,99.999%的错误都来自自己,怪自己没有资本控制能力,怪自己没有业务严谨性的能力,怪自己好的时候膨胀,坏的时候蒙混过关……

客观上讲,冯鑫没做错什么,在当时的资本环境下,乐视如此,迅雷如此,如今大谈生态的阿里巴巴和腾讯也是如此。

但橘生淮南为橘,生淮北就什么都不是。

风口战略和生态战略需要强大的现金流和融资能力,否则就是镜花水月。马云有蔡崇信,腾讯有刘炽平,百度曾经有王湛生,冯鑫却是孤家寡人,没人帮他融资。股市融来的钱也不会花,造成如今的结果并不意外。

更重要一点,暴风乐视之所以败,是因为他们主动或被迫放弃了主营业务持续深耕,转而去追逐风口。阿里和腾讯之所以还能活这么久,是因为社交和电商依然是这两家巨头各自的核心。

冯鑫还能做什么?

冯鑫是个好老师,但不一定是个好学生。

1996年,由于眼睛受伤(据传是打架),冯鑫住了半年多医院,人生到了最低谷。后来去阳泉矿一中教历史。备了一天课,冯鑫第一堂讲的陈胜、吴广,讲起义,讲革命。

所以当山西临汾襄汾县的贾跃亭抛出“生态化反”、要“颠覆BAT”的豪言之后,冯鑫可能想都没想就跟着上了,因为他骨子就“天生反骨”。这是一个奇人,学的是工程,做的是销售。开完维修店还能去做老师。卖得了文曲星,也能帮雷军卖软件。对了,在没进入互联网行业之前,他还在大红门开了个馒头厂,名字叫福喜乐主食厨房。

不安分,想颠覆,看过《江湖儿女》的都知道,这是街面上带头大哥的生活态度。所以暴风后来投资一些八竿子打不着的业务也就见怪不怪了。

但时值今日,如果暴风还延续以往的路径,固然有“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快意恩仇,但难免有些虚张声势,底气不足。毕竟暴风TV连传统行业的海信都还没颠覆,还被海信按在地上摩擦,又怎么去颠覆“BAT”呢?

如今的破局之法,其实另一个山西临汾人可以教他。

2000年前的战国末期,临汾安泽的荀子在《劝学篇》里提过一个理念,叫“蓬生麻中,不扶自直。“荀子是战国最后一个儒家大师,也是法家学派的开山鼻祖。

任正非把这句话写到了华为的公司自传《枪林弹雨中成长》的开篇,而他自己也把法家思想运用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仅就“蓬生麻中“这一条,老任就讲过好多次。华为也落到了实处。

如今华为的体量让美国人忌惮,每年千亿的研发费用仅次于亚马逊。但华为30年成立至今,一直持续投入自己的主营电信业务。任正非认为钱赚的太多了,也没有走多元化道路,而是力出一孔,利出一孔,哪怕是给全世界的研究院“撒胡椒面“,不求回报的支持科学家的基础研究,也没动过做房地产搞金融的心思。

暴风骨子里是一家技术公司而非广告公司。赖以成名的暴风影音因为支持的格式多,播放稳定快速,靠着超强解码能力,在视频下载时代,暴风一举解决了当时所有视频用户的痛点,一直占据着播放器市场的头把交椅。坊间素有“北暴风南快播“之称。

后来快播事件爆发,暴风在这个市场上可谓一家独大,风头无量。

暴风如果能够一直坚持走视频技术路线,而抛开内容、硬件的激烈竞争,相当有可能变成如今大行其道的直播、短视频和视频网站APP的技术中台,或足以和现在的腾讯云、海康威视云等视频云势均力敌。

播放器业务本来是链接内容和硬件的桥梁。暴风明明造桥是一把好手,现在却在做摇着游船卖西瓜的泰国卖菜小贩,有些本末倒置。

当然,无论是多元化经营这样的横向整合,还是承接行业上下游的纵向整合,不同企业不同行业各有侧重,不能一概而论,非黑即白。

比如产值仅次于华为的中国第二大民营企业山东魏桥集团,铝业、纺织、电力、工业用水、机械加工什么都做,什么都能做好。日本经营之神稻盛和夫,航空、电信、珠宝、陶瓷也是什么都做,什么都能做好。这证明,多元化不是原罪;

而像老干妈、华为这样几十年就干一件事的企业也能够基业长青,偏安一隅也不是原罪;

冯鑫老师,现在矿一中东门对面的公厕都拆了,盖起居民楼了,你和你的暴风是不是也该换个思路另起高楼了呢?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