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杨,身陷重围不是偶然
2019-08-01 15:50:13
  • 0
  • 0
  • 0

来源:体育专栏

摘要

一句话清楚这件事:查出来就是吃了,没查出来就是没吃。

孙杨在韩国光州引起的巨大争议,不仅席卷世界泳坛,而且让很多不明真相的中国人也跟着将信将疑。那么,孙杨到底有没有吃药呢?

如果非要用一句话来说清楚这件事,那就是:查出来就是吃了,没查出来就是没吃。

现在孙杨没有查出服用了禁药,那就是没吃。你不能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怀疑一个运动员服用了禁药,就像不能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说一个人“可能”杀了人,“应该是他”杀了人。

“查出来就是吃了,没查出来就是没吃”,这是必须坚守的准则,也符合竞技体育的特点,在反兴奋剂漫长的斗争历史中,这也是惟一准确的表述,符合反兴奋剂斗争的本质。

这不是对运动员的不尊重,恰恰相反,是对运动员和规则的最大尊重。任何运动员,只要按照规则接受药检并且通过,他就是清白的。

听上去简单的表述,其实背后有非常复杂的反兴奋剂历史,以及更加复杂的反兴奋剂现状。在霍顿等人怀疑、指责孙杨这一事件上,我认为有几个点必须搞清楚:

第一,孙杨和所有药检通过的运动员一样,是清白和平等的。

第二,中国体育史上的兴奋剂事件,和孙杨没有关系。

第三,孙杨平时的言行与场外事件,与体育没有关系。

第四,中国体育的兴奋剂事件始终是个体行为,政府不仅不鼓励,而且担心国家形象受到损害。

第五,美国、澳大利亚因田径和游泳运动发达,从来是兴奋剂事件的高发地。

第六,反兴奋剂斗争从来都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在孙杨事件上,国际泳联允许孙杨参赛本身,证明他在上一次正规药检和下一次正规药检期间是清白的。

任何运动员在被证明尿样或血样中含有违禁成份之前,他都是清白的。而一次药检被证明有违禁药物后,不管什么原因、自陈何种理由,他都不是清白的。在禁赛期结束后,下一次药检违规之前,他又是清白的。

这就是体育的规则,相当于社会生活中的法律。

一个事件发生后,最怕就是舆论东拉西扯,不能触及实质。明明问的是霍顿为什么针对孙杨,却说中国有过兴奋剂的黑暗历史。

如果非要东拉西扯,那我可以拉扯出很多,有的是我亲身经历。

中国体育史上,的确发生过比较大规模的兴奋剂事件,如1994年广岛亚运会的游泳,马家军的女子中长跑。但这些事件同样发生在东欧,也发生在美国和澳大利亚等其他国家。国际体育史的兴奋剂历史很长,和一个国家的政治体制没有必然关联,但常常被用来和意识形态挂钩。

专业运动员使用兴奋剂的行为经历过多个阶段,一开始毫无管束,上世纪80和90年代泛滥,后来受到遏制。现代奥运有超过百年的历史,50年前才开始兴奋剂检查,最近20年才逐渐开始血检。

我见识过兴奋剂泛滥期。1994年广岛亚运会前后,兴奋剂不仅在田径和游泳泛滥,其他项目如自行车和举重项目同样很普遍。在广岛,有一位自行车运动员就跟我抱怨说,谁谁谁一到集训组队,教练就带她上山“熬药”去了,她还跟我举了不少其他例子。亚运会后,果然有7名中国游泳运动员被查出服用了兴奋剂。

1995年我去瑞典哥德堡采访田径世锦赛,当时红极一时的“马家军”没有一人参赛,仅黄志红一人夺了铅球银牌,跟此前两年“马家军”带来的风光反差鲜明。其实我知道其中的原因:世锦赛前我旁听国家体委的备战会议,有一位官员就提出来说,“马家军”用EPO,他们的药哪儿来的我都知道,不能让他们去,去了给国家丢脸。

这件事说明,中国的政府主管部门并没有指使、纵容运动员使用兴奋剂,反而担心兴奋剂事件让国家形象蒙羞。但当时的检测手段有限,EPO在国际上都不一定查得出来。

到2007年,中国终于成立了独立的“反兴奋剂中心”,当时距离北京奥运会只有一年,也说明中国想自查自纠,办一届自己的运动员干干净净、清清白白的奥运会。

然而,无论中外,兴奋剂检测手段从来都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检测永远赶不上新药。2008年办的奥运会,直到2017年,国际奥委会才公布中国有三名夺金的女子举重运动员药检没有通过。这些运动员,显然在北京奥运会前都通过了反兴奋剂中心的自我检查。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从来是反兴奋剂斗争的主要特征,因为总是先有新药,才有禁药的名单,这中间的时差,就是检测手段更新需要的时间。“马家军”一直到2000年才被正式查出违规,当时距离悉尼奥运会只有一个月。

中国反兴奋剂中心涵盖了各种项目,大家都应该记得前两年山东男篮队员陶汉林被查出“服用”瘦肉精而禁赛的事,那就是在飞行药检中查出的,山东队由此严禁队员在赛季期间私自外出吃饭,必须在队员食堂统一就餐。

兴奋剂在欧美体育发达的国家普遍存在,从1988年汉城奥运会的本·约翰逊,到2013年的环法赛冠军、抗癌斗士阿姆斯特朗,不知道多少名将被查出服用兴奋剂,剥夺金牌。

维基有一份完整的名单,都是过去40多年来因被查出违禁成份而遭到长短不等禁赛的各国田径运动员,总数多达1100人以上:其中俄罗斯运动员107人,美国93人,尼日利亚25人,中国24人,牙买加21人,加拿大19人,巴西18人,澳大利亚也有9人。

算上所有项目,美国因兴奋剂被禁赛过的各项目运动员共155人,其中17人来自游泳;中国被禁赛过的有49人,其中游泳选手30人;澳大利亚共有31人,其中4人是游泳选手。中国被禁的游泳选手,主要来自20多年前的禁药“泛滥期”。

在光州被曝查出兴奋剂的澳大利亚女选手沙伊娜·杰克,并不包含在上述名单内。

美国因为科技手段发达,是兴奋剂的重要来源地之一。

2002年美国的BALCO公司丑闻,涉及悉尼奥运会三金得主马里昂·琼斯等多位美国田径名将和棒球、橄榄球运动员,这也是迄今为止曝出的最大规模研制、开发兴奋剂的丑闻。

兴奋剂经过了几十年的开发,种类繁多,主要有促进肌肉生长的激素、抑制睡眠的激素和增加携氧量的促红细胞生成素等。

促进肌肉生长的禁药最初是类固醇,也是中国民间俗称的“大力丸”。由于很容易被检测出,促进肌肉生长的药物变成HGH(生长激素),尿检查不出来,直到本世纪初才能通过检测区分天然HGH和人工HGH。

莫达菲尼也是一种重要的兴奋剂,它原来广泛被用于军事领域,士兵被注射后可以长时间保持清醒和兴奋,抑制睡眠,美军在伊拉克战争期间就已经使用。

对讲究耐力的项目如游泳和中长跑来说,EPO(促红细胞生成素)是广泛被使用的兴奋剂。红细胞携氧能力(VO2 max)的高低,决定着一个人的耐力,普通人的数值大约是40-50毫升/公斤·分钟,环法赛王阿姆斯特朗是84毫升/公斤·分钟,世界纪录是97.5。使用EPO以后,可以大大促进红细胞生成。你可以把红细胞比作一个在码头扛大包的人,原本一次可以扛一麻袋150斤,现在让他扛两麻袋300斤也不在话下,但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就突然倒下了,这就是对运动员造成的危险。

上述这些种类的药物,不断变化着模样,像是能易容的高手,很久以后才能检测出来。等有了新的检测手段,列入禁药名单,新的药物已经研制出来。

在如此险恶的兴奋剂环境中,如果用怀疑一切的态度对待运动员,那么没有运动员会幸免,无辜的选手也遭牵连。所以,惟一的准则就是“无罪推定”,在检测结果呈阳性之前,每一个人都是清白的。

每两次呈阴性的正规药检之间,就是运动员的清白期,仿佛就是运动员重新获得的“生命力”。

你不能因为孙杨在2014年曾被中国泳协禁赛过3个月,就怀疑他在复出后至今的清白;同样,我们也不能因为沙伊娜·杰克被查出兴奋剂,就怀疑同为澳大利亚人的霍顿。

事实上,几乎每一位伟大的游泳选手逃不过禁药质疑。我在下面这个表格中列出的四位,他们都是20年来最了不起的选手,其中包括孙杨。

年龄最大的索普是澳大利亚游泳明星,最早在世锦赛夺金时才16岁,悉尼奥运会红透半边天,第二年世锦赛更是独斩6金。但是他在2004年奥运会后就走下了神坛,巅峰期跨度只有7年,2006年退役时才24岁。

在2007年,法国体育报纸《队报》指他因两项药物检测没有过关,主动告别泳坛。但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我宁愿相信索普是无辜的,过早离开只是因为国际泳联不让穿“鲨鱼皮”的缘故。

史上最伟大的游泳名将菲尔普斯是蝶泳之王,还是混合泳和接力的全能高手,横跨4届奥运会,奥运金牌23枚,世锦赛金牌26枚。他没有一次被查出过兴奋剂,但在2008年奥运会期间,仍有媒体质问他为什么如此出色,不靠吃药根本不可能。我们当然不能因为美国游泳运动员有过17人禁赛的历史,而怀疑菲尔普斯的伟大和清白。

与菲尔普斯几乎同时代的美国全能高手洛克蒂(Ryan Lochte),因为违规接受注射(他自称是维生素)而被禁赛14个月。违规就是违规,就像孙杨那次被停赛三个月一样。

孙杨同样是史上最伟大的游泳选手之一,也因为跟众多高手同时代,他的金牌总数没有那么多。但他作为史上第一位拿到过200自、400自和1500自奥运金牌的游泳选手,后人超越难度很大。

这样的成就,自然让他成为竞争对手羡慕、嫉妒甚至攻击的对象。要攻击孙杨很容易,因为他曾被中国泳协禁赛过三个月,砸碎过违规药检的血样,在他之前中国有过广岛亚运的兴奋剂历史。

在泳池里,他和霍顿是对头。上届世锦赛孙杨赢了霍顿,里约奥运会霍顿赢了孙杨,这次孙杨又赢了霍顿,下一次决战的舞台就是东京奥运会。原本应该是泳池里值得传颂的佳话和对抗传奇,就像“大鸟”和“魔术师”,却被霍顿以反兴奋剂的名义带跑偏了。

如果你不了解运动场上、游泳池中的兴奋剂历史和现状,就难以避免被霍顿这样的运动员牵着鼻子走。而孙杨偏偏在中国体育媒体圈中,也是一个很有争议的英雄,有关他恶待恩师、无证驾驶、拍拖空姐、抛弃赞助商的报道比比皆是,他母亲更是在圈中以恶妇般的反派形象存在。

理查德·英格斯

所以孙杨在领奖台上直面霍顿、斯科特时,普通网民倒是纷纷点赞支持,媒体反而没有那么多仗义直言。甚至有的将澳大利亚、英国媒体的报道汉化和翻炒,四处传播,充当传声筒。

但这一切八卦无论真假,跟孙杨有没有服药没有关系,他有没有服药只有一个标准:正规的药检有没有呈阳性。

正如澳大利亚反兴奋剂中心前主任理查德·英格斯所说:

“我也不喜欢孙杨。但他药检违规已经停赛过了,国际泳联也证明他拒绝提供样本没有问题。在证明有罪之前,他就是清白的。你拒绝和他站在领奖台上,理应严惩。”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