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奇案”被拍成大尺度,没想到导演是许鞍华
2020-10-19 03:45:31
  • 0
  • 0
  • 0

转自皮皮电影(微信号:ppdianying)

许鞍华,香港最具实力女导演,师从胡金铨,拿过6个金像奖最佳导演奖、3个金马奖最佳导演奖、1个亚洲电影大奖最佳导演奖及终身成就奖、还有威尼斯国际电影节终身成就奖。

属于她的故事朴实无华,73岁高龄却至今未嫁,与90多岁的母亲在香港租房,生活在香港市井,关注着社会众生,用平实的镜头书写着香港底层人的传奇故事。

有人说许鞍华是香港唯一谨守文艺片风格的导演,她的《女人,四十》、《天水围的日与夜》、《投奔怒海》、《桃姐》都是脍炙人口的文艺片佳作。也许很多人都像皮哥一样,以为这样一位奖项等身的女导演,必定与悬疑、惊悚题材无甚交集。

然而世事往往出乎意料,许鞍华拍摄于1979年的院线电影处女作《疯劫》,正是一部惊悚悬疑风格的公案片。

香港电影新浪潮时期开始于1976年,到1979年达到顶峰,《疯劫》正是在这一年上映的新浪潮电影代表作之一。

一、

公案片历来是备受香港人青睐的特殊片种,所谓的“香港十大奇案”都曾多次被搬上银幕。《疯劫》亦是由真实的凶杀案改编,取材于发生在1970年5月17日的龙虎山双尸命案,一对男女在龙虎山上被一个叫阿傻的弱智杀死。

故事发生于一个原本平静的夜晚,两个学生从龙虎山上飞奔下来,跑到就近的警察岗报案,他们在山上发现了一对被虐杀的男女尸体。很快山下的警察便全员出动,他们找到两具尸体,并从其身上携带的物品中找到了身份证明信息。

女尸的脸已经被毁坏,但从他们的身份证判断,这两人是住在山下的医生阮士卓(万梓良饰演)和李纨(赵雅芝饰演),他们是一对情侣,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

发现尸体的前一天,正是李纨的奶奶的生日,两人相约到家为奶奶祝寿。但阮士卓到了楼下之后却没有进屋,随后两人便在山上失踪了。警方开始着手调查这宗命案,并很快将嫌疑人锁定为住在山上的弱智阿傻(徐少强饰演)。

阿傻虽然疯癫,从他的举动却能够确信他曾目睹或参与过这起命案,因此有很大的嫌疑。案件还未水落石出,李纨的邻居却时常在夜里发现与李纨形象相似的女人身影,一时间令周围的人都胆战心惊。

住在李纨家正对面的是李纨的好友连正明(张艾嘉饰演),她开始怀疑李纨未死,于是便到了李纨家查找线索。连正明很快在李纨的外套口袋里发现了一张验孕报告单,其中显示李纨已经有孕在身。

而被害的女尸并没有怀孕的迹象,她的血型是AB型,且身患肺病。由此特征,身为护士的连正明想到她所在的医院曾接受过的一个叫梅小姬(李海淑饰演)的病人。

梅小姬是澳门人,因为肺病而成了阮士卓医生的病人,但两人相处之后日久生情,关系十分暧昧,这些都被连正明看在眼里。

连正明将李纨的验孕报告单交给警方之后,警方也开启了进一步的调查。他们很快确认女死者其实是目前也处于失踪状态的梅小姬,而失踪的李纨很有可能仍然藏身在龙虎山上。

于是连正明带着李纨的红色外套上了龙虎山,她很快在山上见到了李纨,并了解了出事当天的来龙去脉。

李纨因为怀了阮士卓的孩子,她便写信约梅小姬在山上见面,希望能说服梅小姬退出这段三角关系以成全自己。

跟踪李纨的阮士卓也来到了山上,他虽然是个脚踏两只船的渣男,在得知李纨怀孕后,却决定要与梅小姬分手。三个人在山上起了冲突,梅小姬恼羞成怒,掏出藏在身上的火叉把阮士卓刺死,而李纨出于激愤也用石头把梅小姬砸成重伤。

李纨为了逃脱制裁,情急之下换了梅小姬身上的衣服,以伪装成自己已死。但李纨没有想到的是,梅小姬并没有死,在她离开之后,梅小姬又被路过的阿傻勒死并虐尸。

阿傻杀了人之后性情大变,他被警方通缉后便一直藏匿在山上,此时见到连正明和李纨便冲了出来,要把她们两人勒死。腿脚灵便的连正明挣扎得脱,而怀孕的李纨却被阿傻赶上,最后被勒死了。

二、

许鞍华当年读书时所在的香港大学,正是位于龙虎山的北面。当年案件发生时,还在读大学的许鞍华作为亲历者,对其细节了如指掌,因此创作这个故事不费吹灰之力,她与编剧陈韵文仅花了一天时间便撰写了电影的剧本。

为了丰富剧情,两人在真实案件的基础上加入了一段三角恋情,使故事更显扑朔迷离。为了直观展现尸体解剖的场景,许鞍华曾参与围观香港警方验尸官的现场尸体解剖。

电影中出现的案发现场及照片,都是根据1970年凶杀案存档的照片来还原的。女死者呈坐势,全身赤裸,用自己身上的衣服盖头,这些都和真实场景一般无二。发生命案的地点和阿傻扫地的地方都和现实一一对应。

不仅如此,片中还展现了验尸官对尸体检验、解剖的过程,凶手杀人的血腥特写镜头,这种大尺度展示尸体的镜头显得直观、严肃而又震撼,给观众带来的视觉冲击尤为强烈。这种限制级镜头在现在的香港电影中已经很难见到,但在新浪潮时期却显得甚是平常。

片中出现的居民区街道、士多店、洗衣店等场景,都是在真实的街道中就地取景,丝毫没有加工过的痕迹。这种平实朴素的表现手法,在许鞍华电影中非常常见,隐约能看出许鞍华风格的雏形。

而许鞍华运用演员走位的配合镜头运动的手法,从片头开始便多次出现穿白袜配凉鞋的女人双脚,显然是一种性暗示,但在李纨疑似去世之后仍然在黑夜中出现,却又令人毛骨悚然。

这种在鬼片中常见的表现手法被运用到电影中,令这部原本非灵异题材的影片呈现出鬼片的气质。片头出现唱佛经的尼姑、阴暗肃杀的佛殿、被烧的纸人,也都经观众一种心理暗示,营造出诡异的恐怖气氛。

三、

许鞍华将电影的叙事重心都放在凶杀案本身,对人物性格的刻画和形象的塑造着墨较浅,这样做反而令电影呈现出如纪录片一般的真实质感。依照主演名单,张艾嘉、赵雅芝、徐少强为三大主角,李海淑、万梓良挂名“客串主演”。

但其实张艾嘉戏份虽多,却只是作为一个“旁观者”引领着观众的视线,起到推动剧情的作用,全程并没有参与到案件中去。而徐少强饰演的阿傻是一个弱智,虽是主演戏份却不多,表演上也没有呈现太多的技巧。

赵雅芝饰演的李纨作为中心人物,其实只在开头和结尾出现时有比较多的戏份。而万梓良饰演的阮士卓才是故事的中心人物,案件因他徘徊于二女之间的纠缠而引发,在李纨发现自己怀孕之后,事态开始变得不可控制。

李海淑饰演的梅小姬作为插足的第三者,在这段三角关系中的地位却岌岌可危。在阮士卓发现李纨怀孕之后,更毫不犹豫选择和李纨在一起,这才令梅小姬动了杀机。种种错综复杂的人物纠缠,都用时空交错的手法来呈现,这些都非常考验导演的功力。

阿傻作为原案件的真凶,他的两次出现都令局面变得更加严重,第一次出现就把重伤的梅小姬活活勒死;后来第二次出现又勒死了李纨。电影虽没有镜头交代他的结局,但在片头字幕中已经有交代他被抓进精神病院,不久便死在院中了。

怀有身孕的李纨,死后被阿傻的母亲破腹取出了腹中新生的婴儿,这个震撼的镜头是许鞍华依照电影公司高层看了原片之后的要求补拍的,却为这部全程压抑的电影带来了一线光明。

婴儿的一声啼哭响彻山林、振聋发聩,既象征着新生与希望,又隐喻了香港电影新浪潮的到来。

四、

《疯劫》当年由比高电影公司投拍,仅花了85万港元的预算,却带来213万港元的票房收入,这令业界十分震惊。不仅如此,电影还在金马奖拿到了4项提名,最终获得了最佳摄影奖,作为一部处女作,这个成绩也非常理想。

最近有媒体在写文章时,把《疯劫》列进了制造童年阴影的香港恐怖电影片单中。作为一部“没有鬼”的电影,能够把人吓出“童年阴影”实属难得。而电影竟是出自文艺片导演许鞍华之手,也足以证明她灵活多变的导演功力以及年轻时的意气风发。

许鞍华入行40多年,在谈到自己的导演经历时,她却总是说自己“不是什么大导演”,只是因为“不懂做其他的事,又没有资格做舞女”,才选择了拍电影。这种谦虚与幽默,就是许鞍华导演的过人之处。

文/皮皮电影编辑部:热血丹心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